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人间苦 > 第2669章 会飞的保安
 
蔡根没有在乎房子里漆黑一片。
进屋以后,就习惯性的摸开关。
可是,开关按了好几下,也没有反应。
欠费停电了?
对了,孙志新好像这样说过。
电费都欠了三个月。
不知道为什么不给交上呢?
有钱人的思维,确实不好揣摩。
小孙已经掏出了手电,每人分了一个。
就是那种装一节电池的小手电。
近距离还挺亮,就是光线很窄,范围有限。
蔡根拿着手电,走进了客厅。
好家伙,这个大客厅,差不多五十平。
装修的有点年份,但是材料不错。
实木地板,都能反射手电光。
咦?
蔡根发现了第一个疑点。
这座城市,以前是矿区。
即使不生产了,配上一年两次的,一次半年的大风。
尘土也是很大的。
没人住的房子,不应该这么干净啊。
偌大的一个客厅,摆设很简单。
三人沙发,茶几,电视机。
茶几上很干净,除了烟灰缸,就是一张欠费的电费单。
上一次,苏志新估计,就是在这个沙发上睡觉的。
如果他说的全是真的。
小孙和喳喳,已经分别走向了卧室。
蔡根却被客厅角落里的楼梯吸引了。
复试的房子,上面一层多半是送的。
蔡根刚想上楼,随即停下了脚步。
漆黑一片的楼上,还是不要自己上去了。
沿着光源,找到了小孙。
小孙进入的是南向的主卧室。
里面有个衣帽间,和洗手间。
屋子里有床,梳妆台,窗口还有个跑步机。
床铺一切如常,不像没人住的样子。
衣帽间里挂着各种各样的女士衣服。
用料都比较简单,也很新潮。
梳妆台上,摆满了化妆品。
凌乱且有生活气息。
好像女主人上一秒还在化妆,下一秒就去楼下取快递了。
蔡根和小孙转了一圈,就来到了,南向的次卧室。
当初,苏志新装修没少下功夫。
每个卧室都是独立的卫浴。
整的好像单间公寓似的。
同样的行李衣服,同样的化妆品。
看样女孩子的闺房,具备普遍性。
除了床和梳妆台,还有个卡拉OK机,上面放着几瓶红酒。
第三个卧室,就是北向的卧室了。
格局摆设差不多,不过没有床,是个榻榻米。
喳喳已经看了一圈。
对啊榻榻米上的毛绒玩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三四米长的榻榻米上,躺着一只巨大的玩具狗。
如果不是有心理准备,就像是趴着一个人似的。
看到喳喳对着玩具狗发愣。
蔡根推了他一下。
“喳喳,咋了,看出什么来了?”
“蔡叔,你说,会不会有个人,在这条狗里啊?”
喳喳的推测,让蔡根瞬间就有画面了。
退后了一步,手里的电筒,有了些许颤抖。
“啊,你感应出来了?”
喳喳还没等说话,小孙已经冲了过去。
抱起了玩具狗,用出了洪荒之力。
吱嘎一声,玩具狗拦腰被撕开了。
各种海绵碎块的填充物,爆了一地。
“三头怪,别吓唬我三舅。
有个毛线啊。”
喳喳嘿嘿的笑了几声,果然是故意的。
蔡根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有点眉眼高低,这是凶宅,严肃点行不?”
三个卧室,四个洗手间,一个厨房,一个餐厅。
外加上一个大客厅。
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
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除了很干净,有点意外,其他很正常。
最后,蔡根躺在南向卧室的大床上,觉得有点无趣。
床上,竟然留下一股淡淡的香味,瞬间就让蔡根产生了联想。
“蔡叔,我看电视上,一般都是藏在床底的。
你有没有背靠背的,感觉啊?”
这句话,又给蔡根整毛楞了。
刚起身,小孙就已经把床抬起来了。
床下也很干净,连点灰尘杂物,臭袜子都没有。
“喳喳,我警告你,再跟我说用不着的。
我就...”
蔡根警告的话,还没说完。
头顶上,传来了轻微的响动。
好像什么东西在滚动一样。
三个人用手电,互相照了一下对方的脸。
这才想起来,还有个楼上。
同时走向了客厅的楼梯。
喳喳走在第一位,蔡根在中间,小孙断后。
可能是为了配合诡异的气氛。
喳喳走的很慢,也很警惕。
并没有大大咧咧的快步上楼。
轻手轻脚的爬到三分之二,最后的三分之一,猛地发力,蹦到了楼上。
想要给任何东西,一个措手不及。
“啊!”
一声惊叫,从喳喳的口中传出。
蔡根以为他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快步跟上。
来到楼上,也忍不住嗯了一声。

小孙最是好奇,到了楼上以后。
就看到,三个黑影,在四五米的地方。
同样拿着手电,在对着楼梯看。
“何方妖孽,老子...”
说着,小孙就要亮出绝活,开始解裤腰带。
除了金箍棒,最让小孙自信的就是童子尿。
结果,被喳喳一把给按住了。
因为对面的一个矮小身影,也开始解裤腰带了。
“臭猴子,稳住,造型要稳住啊。”
然后,喳喳拿着手电,走向了三个黑影。
结果,三个黑影中的一个人,也走了过来。
好像是跟喳喳心有灵犀。
终于,两个人相遇了。
“我靠,是镜子!”
这个...
蔡根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大风大浪其实没啥,除了恐惧就是震撼。
就怕这一惊一乍的,确实吓人。
拿着手电,四下照了照。
整个二楼,全都被打通了。
就是一个大空场,一百多平。
没有任何摆设,除了南向落地窗。
剩下三面墙全是镜子。
整的像是舞蹈教室。
小孙尴尬的系上了裤腰带。
眼神里还有一丝的遗憾。
很快就找到了发声的来源。
一个空酒瓶,被滚到了角落里。
再看南向的窗户,吹进来一阵一阵的风。
刚才也许就是风,吹动了空酒瓶,所以才发出的声音。
这个楼的隔音,真差啊。
蔡根来到窗前,外面是一个露台,至少四五十平。
简单装修后,放了一个碳化木的凉亭。
桌椅齐全,绝对烧烤纳凉的好去处。
刚要走出去,详细看看自己家的露台。
突然,屋子里的灯亮了。
不止屋子里的。
就连露台外,凉亭上的灯带都亮了起来。
好像什么盛大的演出,突然开始了。
紧接着,楼下就传来了,一个人女的歌声。
劣质卡拉OK唱机的音效,鬼哭狼嚎的。
唱的还是舞女泪,感情极其丰富。
不是有过亲身经历,绝对唱不出来那个自怨自怜的味道。
这一惊一乍的,蔡根有点生气了。
率先跑向了楼梯。
他倒要看看,谁在作妖。
到了客厅,也是灯火通明。
歌声是从南向次卧传来的。
蔡根刚掏出了斩骨刀,就听到厚重的砸门声。
一面是舞女泪,一面是砸门声。
两边都很突然,也都很急迫。
犹豫了半秒,蔡根决定先看看外面是谁在砸门。
透过门镜一看,保安制服,保安的帽子。
在楼道灯光照射下,阴暗的脸庞。
竟然是门口的老保安。
“开门,开门啊。
大半夜的,唱个毛鸡啊。
扰民了不知道吗?”
蔡根都听傻了。
歌声响起,不超过五秒。
老保安敲门警告,不超过三秒。
两秒钟从门卫室,到九楼门口。
他会飞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