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全球追杀 > 番外 人皮灯笼4
 
“统统怎么选到这种地方?”苍募看见活动环境直接皱眉。
村庄虽然安静空气好,但是买东西不方便,想吃什么都吃不着。
“乖别气,咱们快点解决早点离开。”姬域搂住苍募的腰哄着他。
“你看我这样高兴吗?”苍募指着身上的性感长裙问。
六人还在传送空间的时候,苍募还是一身黑大衣,传送后就变女装了。
姬域没敢接话,这是统统惹得祸,不该由他来替他承担怒火。
“咳咳,这个是活动的人物设定。”语悸开口替统统解释一下情况。
四大主系统举办这场灭黑活动,肯定会做出一些不寻常的改变。
女装说不准还是最简单的,毕竟统统被苍募给拆怕了,他不敢乱来。
“苍爸爸你应该这样想,和其他三位主角比,你可能是最简单的人设。”
“我看那个空间站的主系统挺挑剔的,她肯定会刁难她家主角的。”
语悸把其他家主系统拉下水,让苍募充分的了解到统统的乖巧。
苍募睨他一眼,“你想和我换?”
语悸根本不想穿女装,他又不是统统,有吃的就能立马哄好。
自从苍募第一回把他给变成小女孩,语悸就对女装有了心理阴影。
闻人予顾冲姬域使眼色,让他劝一下苍募,别太欺负他的人了。
姬域给闻人予顾比了一个手势,要他替自己做三次任务作为交换。
两人暗戳戳的背后交流,打完手势成交,姬域哄着苍募别因此生气。
苍募倒不是介意穿女装,他是不高兴自己一个人女装,想打死统统。
“咱们还是不要破坏人设了,免得被扣分。”姬域劝苍募别换衣服。
语悸点头肯定道,“我们要和其他无限游戏的主角比赛,不能丢分。”
“阁下,我先去村里看看。”谢潋突然开口招呼苍募一声。
原谌立即选择跟随,“我一起。”
二人挑了一个方向直接走了,他们分散着走不容易引起村民的注意。
“我们也去村里转转吧。”闻人予顾拉住语悸询问。
语悸看看苍募,见他没有反对,挥手道,“苍爸爸村里见。”
苍募冲几人挥挥手,和姬域选择从另一个山口进入村里。
六个人分成三组行动,他们没直接走村口,都选择从山林子进村。
“要不要去附近看看有没有野果子?”姬域拉着苍募的手晃一下。
“热死了。”苍募不想一直在山里逛。
姬域还没开口哄,苍募轻嘘一声,示意让他蹲下不要出声。
二人蹲下屏住呼吸仔细听,前方传来嘀嘀咕咕念叨的声音。
姬域看向苍募,打手势说自己过去看看情况,让他原地等着。
苍募不想分开行动,垫起脚朝前走去,招手让姬域快点跟上。
姬域见苍募不听也没敢劝,迈大步跟上,小心的把他护到身后。
二人走了大概五百米,老远的就看见一个山头埋了十几个新坟。
一个少妇在挨个给坟主烧纸,身边跟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少妇看起来和正常人无异,那个男孩看着倒是有点诡异。
小男孩的皮肤是青紫的,指甲又尖又利,他还长着一口利齿。
“小僵尸?”苍募微微挑眉。
姬域打量完小男孩,分析道,“估计是养尸。”
小男孩的身体情况和尸鬼差不多,这种风格的尸和僵不太一样。
“我们过去问问。”苍募直接大步朝坟头走去。
苍募带着口音问,“大姐,这些坟全都是你家的吗?”
坟头有十几个,估计祖孙三代都没了,就是不清楚是这么个死法。
苍募遇到过这种副本,大多是家里做了亏心事,被厉鬼索命死绝的。
偶尔也会有例外的,比如说家里犯了什么罪,被他人攻击致死的。
不管什么样的死法,NPC都是有罪孽的,不然也不会轮回受死。
苍募都到坟地了,总不能和少妇扯其他的,直接进入正题比较好。
给坟包烧纸磕头的少妇动作暂停,机械的扭头看向打扰她的人。
少妇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用方言骂道,“都是我家的怎么了?”
“你连自家祖宗都找不到吗?跑到别人家坟地来串门,想早死了吧?”
“看你年纪轻轻的咋就这么想不开呢,怎么的,想提前来配阴婚啊?”
“我家小叔生前没娶媳妇,现在死了还能配个婆娘,也挺不错的啦。”
少妇骂了一连串的方言,苍募没全部听懂,靠猜带蒙组成的句子。
“就你这样的态度,活该你家死绝了。”姬域直接怼少妇一句。
苍募让姬域闭嘴,拎住男孩问少妇,“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少妇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见男孩被拎起来,态度立马就转变过来了。
“哎呀,大妹子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嘛。”少妇眼巴巴的望着男孩。
“这是你生的?”苍募晃动一下男孩问。
少妇支吾着说不出来,看样子就知道和她不亲,紧张有,关心没有。

“要不直接撕了。”苍募把男孩的一只胳膊丢给姬域。
少妇着急过来抢,“别别别,我们好不容易养大的,不能撕!”
“你们怎么养的?”苍募戳一下男孩的脸,“他可不像个人啊。”
“他是人!”少妇仇视的瞪着苍募吼,“他就是人!他肯定是人!”
“原来真不是人呀。”苍募把男孩整个推给姬域,嫌弃的擦擦手。
“你们想怎么样?”少妇厉声喝道。
苍募转身和姬域聊起来,“最近新学会了剥皮,做个人皮灯笼吧。”
听到人皮灯笼,少妇没什么反应,拎着的男孩倒是激烈的晃动起来。
苍募又戳一下男孩的脸,“看来还是个关键道具。”
姬域任由苍募拿自己衣服擦手,禁锢住男孩问,“带走?”
“不着急,先来打个样。”苍募手里出现一把斧头。
少妇以为苍募想劈男孩,她还冲过去阻止,结果被砍的是自己。
苍募的斧头直接划到少妇脖颈,她的脑袋和身体瞬间就分家了。
人死的时候,睁着眼的都没法闭上,瞳孔会因为死亡失去聚焦。
姬域扫一眼死不瞑目的少妇问,“头皮应该做不成灯笼吧?”
“用道具糊一下,反正就是打个样。”苍募开始清理骨头。
头骨比身体里的骨头难拆,毕竟它是整个,需要敲碎才能取出来。
敲碎骨头期间,还得注意不能弄破皮,不然材料就直接废了。
姬域用道具绳把男孩倒吊在碑上,捧着一颗头方便苍募清理碎骨。
二人在坟地杀人取材,不仅行为大胆,还有点丧心病狂。
苍募是遛NPC习惯了,姬域是从来不怕这些,所以他们都懒得换地方。
清理完碎骨,苍募用道具封了口鼻耳眼,用留下的骨架来当支撑柱。
切平的地方垫块板,头顶绑根绳然后串到木棒上,看着挺像回事的。
“人皮灯笼就这啊?”苍募瞅一眼直接丢了。
“为什么又丢了?”姬域有点没看懂。
好不容易做出来的灯笼,这么快就腻了,那还浪费时间干嘛?
苍募呸一声道,“太丑了,有点恶心。”
“那咱们去村里选个好看的灯笼。”姬域把男孩提溜起来。
苍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拉上姬域继续朝着村子的方向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