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不该 > 第40章 第 40 章
 
40

爷爷寿宴那天, 纪欢去得迟了些。

临出门前,上次她试镜闹翻的古装剧导演忽然亲自上门来赔罪,郑重邀请她出演女主角的同时还开出了比之前更高的片酬。纪欢想这当中应该有晏秦的手笔。但她最后还是那句话, 丢掉的梨她不屑去捡回来吃。

她礼节性与导演聊了约二十分钟, 从他口中得知那天在她离开试镜室后晏秦的愤怒和处理, 难怪那晚上赵思言肯低头向她认错。

古装剧导演离开, 纪欢回了趟家。爷爷昨天和她通过电话,他让她今日穿的漂亮些。虽然不知原因, 纪欢还是回家化了淡妆,换了身长裙。

她开的还是当初订婚时爷爷送的法拉利过去,拒绝了说要来接她的晏秦。

去年爷爷的生日只是办了家宴, 今年则是选择在酒店摆宴席。

刚到宴客厅门口,晏秦迎上来, 右臂径直搂上她的腰侧。

纪欢微微挑眉,身子一转, 脱离他的触碰。

他这习惯可得改一改。

“晚上好, 晏总。”纪欢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接问他:“爷爷在哪里?我给他祝寿。”

一声‘晏总’让晏秦嘴边的话停住,黑眸凝视她两秒,最后只好应道:“我带你去。”

纪欢点头, 拿着礼物跟在他旁边。

“今晚怎么迟了?”晏秦边走边问。

纪欢:“上次我试镜的那部剧今天给我开了更高片酬让我做女主角, 是你的原因?”

晏秦不否认:“我只是建议, 决定权在你。”

既然纪欢当时是因为片酬原因而去试镜,那他可以给她开更高。如果非要拍戏, 何不在他能照料到的地方拍呢?

纪欢颔首,没再继续说下去。

这个决定权确实在她,所以她不接。

走过宴会厅, 男女老少很多生面孔,当然也有熟面孔,比如陆森他们。

纪欢女明星的脸吸引了不少目光。

爷爷在包厢里,看到纪欢进来,笑着对她招手:“小欢快来,爷爷今晚就等你了。”

纪欢俯身和他抱了一下,然后把礼物给他:“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好孩子。”晏爷爷笑呵呵拉她在旁边坐下,慈祥地问:“最近工作忙不忙呀?”

“还可以,爷爷。”

晏爷爷忽然凑近纪欢旁边,小声地说:“今晚我特意让管家邀请了不少年轻人,小欢你多看看,要是有喜欢的,爷爷帮你介绍。”

纪欢一愣,失笑。

上次爷爷说过会帮她留意男生的事,原来他还记得呀?难怪爷爷还叮嘱她要穿得好看些。

而从进来后就站旁边的晏秦自然也听到了,满脸黑线。

“爷爷……”晏秦出声,提醒他还在呢。

晏爷爷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语重深长地对他说:“晏秦呐,你和小欢既然没缘分,爷爷我也不强求。我把小欢当孙女看待,你以后就把小欢当妹妹来看待。”

晏秦听罢,眉心皱在了一起。

他不可能把纪欢当成妹妹看待。

纪欢脸色不变,未看他一眼,只是嘴角含着笑并不拒绝爷爷的好意:“好的,爷爷,我等会出去多留意下。”

有亲戚进来祝寿,纪欢出了包厢,晏秦跟上。

“晏总不用管我的,我自己随意走走就行。”纪欢淡声道。

晏秦沉声:“你还真要去相看别的男人?”

“当然,爷爷的好意不能白费了,你说是吧?哥哥?”纪欢笑着看他,故意道。她与他已分手,而她仍旧喊晏爷爷为爷爷,那该是也能叫他一声哥哥。

晏秦心底一紧,面色冷沉。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晏母忽然出现:“晏秦,原来你在这,过来帮我招呼宾客。”

晏母走过来,也看到了纪欢。“纪欢你来了?”

纪欢礼貌地点头:“晚上好。”

“见到老爷子了吗?”

“见到了。你们忙,我到处转转。”

纪欢示意了下,往别处走去。

她刚走开,很快被几个女生围了上来想和她合影留念,纪欢自然答应。

晚宴时间,十数桌宴席,已经坐落了大半。除了前面几桌宾客桌外,其余都不是指定席位,可随意坐。

纪欢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主桌上有晏家人、晏家亲戚,以及坐在晏母旁边的许意欢,随后移开眼,环视周围一圈。主桌她不适合去,其余桌上的人却又全是陌生人。

家人变外人,她以为自己不会在意,可终究难堪了些。纪欢心想,她以后还是找个借口推了吧。

她最后走到陆森那桌坐下:“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陆森这桌都是年轻人。

桌上的何子杰不作声,像是没看到纪欢一样。

“当然不介意。”陆森却是一怔,看了眼主桌那边。

主桌那边,晏秦看到纪欢即将走过来却又转身去了别桌,心脏微微刺痛。以往的晏家家宴里,她从来都是坐在主桌,与他坐在一起。

晏母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对晏秦说:“晏秦,你过来这边坐吧。”

晏秦没听到,眼和心都在另一个地方。

他站起身,大长腿不停歇地走到那一桌,然后在纪欢旁边位置坐下。

主位上,本想喊晏秦找纪欢过来坐的晏爷爷看了一眼,心底暗暗低骂了声臭小子。

纪欢看到他忽然出现微怔:“你过来做什么?”

他应该坐在主桌上与家人在一起。

晏秦摆弄餐具,给她倒了杯茶水,然后又给自己的杯子斟上,声音清冽:“过来陪你。”

纪欢的心微微颤了颤。

……

晚宴过后,晏家人在送宾客,纪欢端着红酒杯找了个露台位置坐下,打算等会与爷爷打声招呼再走。

刚在在饭桌上被人劝着喝了一口,她索性也无所谓,就是等会不能开车了。

“哒哒哒”,身后高跟鞋的声音传来。

许意欢走了过来。

纪欢抬眼看了下,然后转回去继续欣赏夜空。

许意欢径自在旁边坐下,自顾自地开口道:“听说晏秦为了你,断了赵思言所有晏氏旗下的资源?”

赵思言在纪欢那碰了跟头后去找许意欢,想让许意欢帮忙求情。

纪欢不说话。

“你倒是有本事。”许意欢轻笑。“分手了还能让晏秦为了你大动干戈。”

上次晚会的事,许意欢记得清清楚楚。

“分手却还处处靠着前男友,好一个婊/子绿茶行为,不是吗?”

纪欢晃了晃红酒杯,轻声告诫:“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惹我。”

“呵。”许意欢轻蔑一笑。“说起来,当年我与晏秦分手后出国,你后脚就与他相亲,不到三个月订婚,可惜两年都没结婚。不过也是,凭借一身皮肉得来的又怎会长久。”

纪欢手上动作一顿,低低笑了。

凭借一身皮肉?这是在暗讽她色/诱晏秦才订的婚吗?

“你笑什么?”许意欢冷哼。

纪欢偏了一下头,笑眼弯弯看着她:“你说你和晏秦分手?”

没等许意欢回答,纪欢变了脸色,冷笑一下:“本来不想管你们的事,可惜你偏要来招惹我。许意欢,你和晏秦当年真正的关系我知道的。”

许意欢一愣,直觉地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纪欢喝了一口红酒,淡淡说道:“你和晏秦压根就没谈过恋爱。”

“去看看心理医生吧,妄想症患者。”纪欢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

骗了别人,最后把自己也给骗了。

“你在胡说八道!”许意欢摇头,眼底里满是惊慌。

“胡说八道?要不我去问问陆森他们?”

“不要!”许意欢惊惶万状。

“问我?我倒是也想知道。”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许意欢脸色僵住,慢动作似的转头。

晏秦、陆森及何子杰站在身后,脸色凝重。

看到他们,纪欢也是一愣。

陆森与何子杰看向晏秦:“纪欢说的是真的吗?”

晏秦看了眼许意欢,知道这事已经没必要继续瞒着,叹了一声说道:“这事和风临有关。”

陆森及何子杰一脸错愕,许意欢则煞白着脸。

纪欢站起身打算离开露台,她无意听他们的私事。

今晚这事被她捅破,纪欢不推卸责任,但也心里坦荡。因为如果不是许意欢挑事,她不会说。

晏秦却捉住她的手,“你也留下来听听。”

原来,当年与许意欢谈恋爱的并不是晏秦,而是他们的去世好友季风临。

季家一直在培养季风临作家族事业的继承人,家教严格的季家父母一开始就表明季风临在接管公司前不要让其他事分心,尤其是谈恋爱,但季风临还是与许意欢恋爱了。那时晏秦已经掌管晏氏,季风临便借口去找晏秦学做事,实际上却是与许意欢约会去。不料,那一次俩人秘密约会途中,他们遭遇车祸。

季风临和许意欢都受了伤,车祸现场一地的玫瑰鲜花及爱心礼物。季家父母质问,当时许意欢情急之下说了她是顺路坐季风临的车去找晏秦,鲜花和爱心礼物是她给晏秦带的。于是所有人都以为晏秦和许意欢在谈恋爱,在季风临暗示与请求下,晏秦没有否认。

然而,车祸后季风临看似受了皮外伤,在半个小时后却突发脑出血,病重去世。所有人大受打击,谈恋爱的谎许意欢更是不敢说清,之后不久便出国。

听完这个事情,所有人沉默不语。

纪欢亦一阵唏嘘。

“子杰,陆森……”许意欢哀求的声音,伸手想去拉他们。

陆森下意识躲开了。

许意欢面色瞬间苍白如纸,啜泣出声。这就是她不肯说出真相的原因,所有人都会怪罪她!

都是她的错!许意欢怨恨的眼看向纪欢。

纪欢眉头一皱,无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