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冰河末世,我囤积了百亿物资 > 第1389章 地狱之歌
 
第1389章 地狱之歌
第1389章 地狱之歌
张奕击杀了森巴缪,他的身躯无法承受住张奕强大的攻击力,但是强悍无比的本源仍然是保留了下来。
张奕没有浪费,使用能量保存罐子将其收集了起来。
这一战实际上非常凶险,如果今天与他对战的人不是张奕,换做其他人都极其危险。
哪怕是张奕,如果不是随身携带着医疗型的异人,也会死在这里。
毕竟按照【恶魔赌场】的规则,张奕运气再好,也会在赌博的过程当中损失自己的手脚,乃至是内脏。
那么破解赌局之后,也必然会被森巴缪所杀死。
只可惜森巴缪遇到的是张奕这个挂逼。
击杀掉了森巴缪之后,张奕仍然心有余悸。
止疼药物的药效过去之后,他的手脚连接处都在隐隐作痛,有一些麻麻的感觉。
对于新生长出来的血肉,在肾上腺激素的效果过去之后,就开始传来强烈的不适应。
张奕转身看向城中其他几处战场,激烈的战斗仍然在持续,如同是许多怪物在两两对决。
而此时的张奕不敢过去援助他们,他需要先处理好自己身体的问题。
并且,谁也不能保证,纳什国没有更强大的强者会出现。
死去了一位大将军,可不是闹着玩的。
“唰!”
张奕当即消失在了原地,朝着纳什国底层的区域穿越而去。
越往下面,越是黑暗、肮脏,而上层社会的人几乎从来不会到这种地方。
张奕找到了一个安全的所在,一边让周可儿帮助自己彻底修复身体,一边开始尝试吸收森巴缪的本源。
这种吸收的过程通常来说是极其缓慢的,即便是短时间内吸收完毕也无法彻底消化干净。
不过依然能够让实力得到一定的提升。
张奕的心中有某种预感,他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如果他想要进入圣灵殿的话。
……
另一处战场,启力多安对决兰斯洛特。
整片城区早就被打成了一片废墟,周围再无半个活人存在,也没有任何可以看到形状的建筑。
启力多安屹立在战场的最中央,他仍旧是那副冷漠的表情,手中握着巨大的战剑,冷冷俯视着远处。
在那个方向,兰斯洛特虚弱的倒在废墟里,浑身的作战服早就破碎不堪,鲜血汩汩流淌,染红了他身下的土石。
两个人已经激战了十几分钟,兰斯洛特的实力并不弱,但是面对以战为生的纳什国大将军,他仍然是遭遇了重创。
启力多安的实力太强大了,三眼族天然的强悍体魄,加上他锤炼了亿万遍的剑术,带给兰斯洛特的压力如同源源不断袭来的暴风一般恐怖!
没有任何花哨,就是纯粹的硬实力直接碾压!
启力多安拎着战剑,一步步朝兰斯洛特走了过去。
“在虫子里面,你算是较为强大的存在了。没有想到,你们这个种族竟然也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
“哦,是因为繁衍能力太强了吗?数量太多,所以总会诞生出一些较为强大的个体。”
启力多安缓缓说道,眼神当中杀意不减。
兰斯洛特抬起头冷冷看着启力多安,他的额头上流下几行血迹,沿着他的脸颊滑落,看上去狰狞而恐怖。
即便身受重伤,但他仍然在笑,笑的肆意飞扬。
“哈哈哈哈!三眼族的强者,果然不会让我感到失望!”
“但是你知道吗?”
他缓缓从废墟当中站起来,手中的战剑虽然已经破损不堪,左手的守护盾也出现了裂痕,他的战意依旧高涨。
“比起那个人带给我的压迫力,你还差得远呢!”
他的脸上满是血迹,却仍然以高昂的战意,对启力多安举起了手中的骑士长剑。
启力多安点了点头。
“很好,我将赐予你战士的荣誉,将你斩杀!”
“虽然你只是一个虫子,不过你有资格获得我的尊重!”
启力多安知道,自己不能够继续拖延下去了。
其他几处战场爆发的能量他已经感受到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出现如此多的强大的无毛老鼠。
但身为战士,他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纳什国的安宁,征战,杀伐!
他动了,极快的速度裹挟起猛烈的狂风,暴风席卷过的地方,音爆让人耳膜生疼。
他的速度太快,兰斯洛特抬眼已经看到他杀到近前。
比他身体还要大上好几倍的战剑横扫而来,只需要擦中他的身躯就可以让他瞬间化为齑粉!
兰斯洛特的反应速度也是不慢,迅速的举剑直接撞击了过去!
“乒!”
一大一小两把剑在空中撞击,仿佛在以一根绣花针抵挡擎天柱。
耀眼的火光迸溅而出,强悍的能量以冲击波的形式朝着四面八方汹涌的宣泄出去!
再度将周围已经被打成深渊的土地打沉了十几米!
启力多安面无表情,攻击如同洪水一般源源不断的袭来,剑风早已经无影无形,根本看不清楚剑的影子,只留下漫天森白的杀气!
他出手的速度太快了,每秒钟都可以挥出数万次攻击!
兰斯洛特左手盾,右手剑,毫不畏惧的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咔嚓!”
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碰撞之后,他左手的守护盾终于彻底崩坏开来。
兰斯洛特毫不理会,直接双手握住骑士长剑,怒吼着冲过去与启力多安短兵相接!
轰!!!
十几秒钟的时间里,二人疯狂对攻了不知道多少次,以至于兰斯洛特的身躯无法承受住启力多安强大的力量,狠狠被抛飞了出去。
他再度坠入废墟之中,浑身流淌出来的血迹沿着手臂、小腿和脸颊,已经渐渐在地面上汇聚成了一条河流。
如果是普通人,流淌出如此多的血液早已经死亡。
但兰斯洛特却依旧强撑着站了起来,脸上是狰狞而痛快的笑容。
他双手撑着快要破碎的长剑,高声咏唱起来。
“堕入幽冥的地狱骑士,以我之血染红叛逆天堂的旗帜!”
“待天使折羽坠落尘埃,我将以撕裂的喉咙唱响末日的赞歌!”
技能【骑士的地狱之歌】。
当他咏唱完成之后,流淌出去的血液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倒流回他的体内。
他的身体仿佛又充满了力量,整个人的状态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强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