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一世符仙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交代
 
沉昏的夕阳已经消失不见,明朗的夜幕上点缀着颗颗繁星,凡云大陆已入深夜,所有的一切都进入了沉睡之中。

飞廉宗被灭门的消息如风卷残云般扩散开来,仅是区区几个时辰便传遍了凡云四域,而诡异的是,相距飞廉宗不过三十余万里的响风宗却是丝毫未觉,亦或许就是因为相距的太近,使得飞廉宗被灭门的消息,没有先季家一步传到响风宗这里。

季家的飞舟在繁星下移动,在夜幕之中亮着微微的光芒,由下向上望去仿佛是一片正值迁移的萤火虫群。

飞舟的甲板上,季家的几位峰主齐望着远方的天地。

“快到了。”这时一脸儒雅之相的季恒如此说道。

“嗯!”季玉蝉凝重的点了点头,简单的应了一声。

季成霸难掩脸上喜色,咧着大嘴,笑道,“自今日之后,我季家便止住了衰败的势头,将重回凡云之巅,再次制霸凡云大陆。”

听了这话,在场的几人同时笑了起来。ωωw..net

些许之后,季恒脸上闪过一抹疑色,“老祖宗为何要灭掉这两个宗门?我想了许久一直没想通啊。”

“那还用说,杀鸡儆猴呗。”季成霸说道。

“没那么简单。”这时季玉蝉接话说道,随后又道,“老祖宗曾说他很快就得离开凡云大陆,倘若仅是震慑,那对我们季家也就是饮鸩止渴的办法而已。”

“没错,老祖宗曾说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传遍凡云大陆,同时还询问了凡云大陆炼神修士的数量,看来老祖宗心里的目标是那几个炼神修士啊。”

“莫非老祖宗要把他们一一杀掉?”

在场的几人听了季成霸这话,不禁同时嗤笑了一声。

季成霸脸上怒色一闪,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季玉蝉瞥了季成霸一眼,“你呀,有空多用用脑子,太长时间不用脑子都不动了。”

季成霸脸上怒色更盛,刚想说话却被季恒打断着说道,“你也见到了老祖宗灭杀飞廉宗的景象了,如果就是这么简单的话,又何必这么拐弯抹角大费周折。”

季成霸听了这话,脸上怒色消散开来,不过仍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那你们说说老祖宗此举是为何?”

季玉蝉和季恒几人同时摇头,而后季恒说道,“不知道,老祖宗的心思难以琢磨,就像是我们无法想象他老人家的强大一般。”

“哎...是啊,毕竟是历经了几百万年岁月的人啊,就算是修仙长生,可痴儿又岂能活的如此长久,我想老祖宗的心智也如他的修为一般没法看透了。”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谁都不许在议老祖宗的事。”突然,许久没有说话的季元罡开口打断众人的交谈。

“是!”

“是!”

季成霸、季恒几人同时应道。

时间一晃而过,不消片刻响风宗的山门已然出现在了天际尽头。

季元罡几人神色同时一紧,均是向着船沿靠近了几分。

他们的飞舟又向着响风宗山门靠近了些许,随后在相距不足百里的地方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响风宗的山门亮起道道豪光,冲天而起,密密麻麻足有千道不止,相比抵达飞廉宗山门时还犹有过之。

季元罡摊开手掌,季辽的那节指骨在其掌心显现而出。

季辽仍是盘坐在那株柳树下,道道散碎的光影在其脸上微微晃动,忽的就见他眼皮颤动了两下,而后缓缓睁了开来。

他先是忘了一眼远处的木楼,忽的发现小楼那许久都没打开的窗子不知何时打了开来,只不过窗子虽是打开却不见其内的窈窕身影,季辽欣慰一笑。

季崇峰犯下了滔天大错,让季家的传承在尘埃星灭绝,然而回到了凡云大陆季家依旧存在,断绝的香火延续了下来,这也算对她愧疚而扭曲的心是种慰藉。

季辽收回了目光,对着蔚蓝的苍穹遥遥一指。

“嘭”的一声闷响,一条裂隙在虚空中撕裂开来。

季辽一手捏成了剑指,一点灵光立时在其指尖亮起,而后春笋一般生长而出,扭曲间凝成了一道符文。

季辽对着虚空一指,指尖的符文立时脱手而出,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冲进了裂隙里。

外界。

季元罡和季恒几人望着夜空中撕开的裂隙,随后就在众人的眼中一道符文飞射而出,紧接着便听一声轰隆隆的雷鸣炸响,一道足有近千丈的雷光豁然在虚空炸裂而开,化作了澎湃的雷海,瞬时之间点亮了方圆数千里的夜空。

下一刻,一道人影在雷海之中站起,遥望了一眼响风宗山门,猛然一挥。

“咻咻咻咻咻....”

虚空中的雷海骤然掀起惊天雷浪,一颗颗巨大的雷球立时在雷浪之中激射而出,雨点一般向着响风宗的山门狂袭而去。

雷球的速度极快,不到百里的距离眨眼即至,猛然轰再了响风宗的山门之上。

“轰!”

一声巨响响起,雷光轰然在响风宗山门之内升腾而起。

紧接着密集如雨点般的雷球落了下来,铺天盖地的轰了上去。

滚雷在大地盛开,一瞬之间整片天地亮如白昼,雷光升腾,震耳不止,天地剧烈晃动间,纵横交错的裂隙撕扯开来,蔓延交替如同灭世。

这次的攻击相比上一次更加狂暴,更加爆裂,密集的轰鸣如同是九天的铜钟神鼓,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季元罡以及季恒等一众季家人再一次在这灭世场景中呆住了,虽然早有准备,但仍是为这幅场景而心悸,这是赤裸裸的屠杀,毫无差别的屠杀,是神对凡人的蔑视,是无法抗衡的天威。

劲风骤起,季家的人虽是远远躲开,但仍是感到丝丝电弧随着劲风飞荡,打在身上痒痒的,麻麻的。

盏茶之后。

对响风宗的轰击仍未停歇,雨点般的雷球一寸寸的轰击着响风宗的山门,此时在放眼望去,大地已然变作一片雷海,山川江河全部消失,只剩下狂暴的劲雷在大地上疯狂跳动。

又过了半住香的时间,对响风宗的攻击终于减弱了下来,数息之后,苍穹之中不在有雷球飞出,随后那雷海之中的人影怦然溃散,紧接着那灿烂的雷海也随之消失,化作了漫天的电丝从天而降,仿佛是这夜空中闪光的幕帘。

“呼....终于结束了。”季元罡这一次最先反应过来,望着那已化作雷海的响风宗山门,释然的说道。

季恒苦笑一声,“难道尘埃星中的修士都是这样恐怖的存在吗?如是果真如此,我想我还是在凡云大陆了却残生的好呀。”

“嘭”的一声,虚空中的裂缝闭合在了一起。

季元罡对着裂缝消失之地恭敬的行了一礼,而后转身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回家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