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御剑问仙 > 第891章 出乎意料的结果(五)
 
酋尤很聪明,他知道自己此时是戴罪之身,没有资格跟李坤讨价还价,也不能当众向繇鸢郡主求助,更不敢以此向高猿主母谈条件。他现在唯一明智的做法就是把越州灵力之眼位置的信息主动秘报给高猿主母。
酋尤正在心里快速盘算,却听高猿主母又对李坤说道:“李坤,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你要的信息自己不问,难道还要本主替你问么?”
不等李坤说话,酋尤连忙说道:“主母,酋尤是高猿家族的人,更是主母的人,酋尤所知的任何信息都应当归属于高猿家族,由主母处置。”
听酋尤这么说,高猿主母略微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
不过,酋尤的心思岂能逃过高猿主母的洞察?高猿主母随即又冷哼道:“在这种时候你还知道高猿家族的规矩,很好。不过,你别想以此得到本尊的宽恕。”
酋尤忙说道:“酋尤不敢,酋尤自知罪孽深重,死有余辜。酋尤一失足成千古恨,错过一次已是不该,岂敢再有丝毫逾矩之念?之行?”
高猿主母脸色稍霁,说道:“那你就告诉本主吧。”
酋尤便通过秘传的方式把越州灵力之眼的位置信息告诉了高猿主母。
李坤自然也知道酋尤的心思,但对于酋尤的这种心思和做法,他也委实说不出不是来,只能暗暗摇头叹息而已。因为,他知道,高猿主母是不会轻易把越州灵
力之眼的位置信息告诉他的。如此一来,这酋尤虽然找到了,但跟没找到也没什么区别。
果然,高猿主母在获知了越州灵力之眼的位置信息后,转而含笑看着李坤,说道:“李坤,你要找的人,本主也帮你找到了,但是否能够从他那里得到你想要的信息,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当然了,本主现在也知道了那个信息。本主可没有义务免费提供给你。你想要的话,得拿东西来跟本主交换才行。”
李坤苦笑道:“事已至此,我也只能认命了。不管怎样,要我李坤见利忘义,做那反复无常的小人,是断然不能的。不过——”
李坤说着,略微顿了顿,转为肃然道:“不管怎样,小宝是无辜的,李坤斗胆向主母求情,希望主母不要为难小宝。”
李坤想要救小宝之心,鸢繇是知道的,但高猿主母和酋尤却不知道。特别是酋尤,见李坤竟然主动向高猿主母求情,不由诧异地看着李坤,其茫然的眼神中,隐隐透着一丝意外和感激之意。
高猿主母冷哼道:“这便宜之言,谁不会说?如果你真有心维护小宝,那也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你愿意吗?”
李坤也不由冷哼道:“主母如此想,那就错了。说实话,如何处置小宝,那是你们高猿家族自己的事,我李坤原本就无权干涉。我如此说,不过是心有不忍而已。我李坤虽有好生之心,但并不是没有
原则的烂好人。”
高猿主母脸色顿时一沉。
繇鸢忙趁机说道:“主母,李坤言之有理,这是两码事。主母万万不可因为李坤不肯改变心意而迁怒于小宝。小宝之事,主母还当理性处置。”
听繇鸢如此说,高猿主母心情颇为复杂。因为,她如此做,完全是为了“讨好”繇鸢。可繇鸢竟然并不领情,反而当众“提醒”她这是两码事。真是岂有此理!
高猿主母不由心里暗感惭愧,觉得自己堂堂高猿主母,把讨好之意表现得太过明显,委实有损自己的颜面和尊严。为此,高猿主母自失地一笑,便不再说什么,转而厉声道:“人怎么还没带到?”
高猿主母话音刚落,便看见那两个高猿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快步走了进来。
李坤立刻就认出,那孩子正是小宝。
小宝夹在两个高猿女人中间,一边走一边惶惑地快速扫视了一下沙场,立刻就发现自己的父亲趴伏在一个威严的女子面前。
李坤留意到小宝的眼中闪过一丝惶恐之色,但那惶恐之色只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却是激动。
激动!
对,就是激动!
李坤十分不解,凭他对小宝的了解,小宝虽然顽劣,但十分聪明,想当初为了回昆仑墟,竟而想到把越州灵力之眼送给他,却回去谎称被昆仑境的人夺去了。如此一来,他的父亲不但不会责罚他,还会因为他没有受到昆仑境人的伤害而完好无损地
回到昆仑墟而庆幸。
如此聪明的小宝此情此景怎么会意识不到自己处境的危险?况且他已经看见自己的父亲受罚的样子了。
李坤相信小宝是意识到危险了的,不然他一开始不会闪现出那一抹惶恐之色。可随后立刻就变成了“激动”。这就有些奇怪了。
这孩子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神情变化呢?
李坤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看了高猿主母一眼。
高猿主母的眼睛自然是一眨不眨地冷冷盯着小宝,那眼神之中透着毫不掩饰的蔑视和憎恶。只是没有立刻发作出来。
李坤忙又把目光转向小宝。
小宝已经走到父亲身边。
酋尤顾不得害怕,抬起头来看着儿子,连忙说道:“小宝,快跪下,请主母宽恕。”
此时,自然在场之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小宝身上。
小宝先怯怯地看了高猿主母一眼,眼神中依然带着勉力掩饰的激动,随即用不解地眼神看着父亲,竟而当众问道:“父亲,她就是小宝的娘亲吗?你终于肯让小宝回家认娘亲了?”
娘亲?
小宝这个不着边际的询问,以及对高猿主母的这个称谓,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连高猿主母也不由一愣,原本对小宝充满憎恶的眼神竟而变成了诧异,并疑惑地看着小宝,一时之间忘了要立刻处置他。
面对小宝的询问,酋尤也是一脸的惊愕,但生死关头,他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忙严厉道:“小宝,快跪下
。”
小宝这才跪下,却昂起头来看着高猿主母,突然涌出两行眼泪来,脸上满是委屈凄然之情,并泣声道:“娘亲,孩儿总算见到娘亲了。孩儿有罪,请娘亲责罚。不过,孩儿能够见到娘亲,不管受到娘亲如何严厉的责罚,孩儿也是高兴的。”
“你——”
高猿主母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个原本让她十分憎恶的“孽胎”竟然会当众叫她娘亲,并对她说出这样委屈的话来,好像真是遭到娘亲狠心抛弃的孩儿在向娘亲哭诉自己的委屈一般。
高猿主母完全乱了方寸,一个“你”字出口,怔了半晌竟又鬼使神差地问道:“你有何罪?且说说看。”
小宝的眼泪越发流得欢了,索性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到哭诉道:“孩儿从小顽劣不堪,不肯吃苦修炼。娘亲定是对孩儿恨铁不成钢,这才让父亲把孩儿赶出家门。父亲对孩儿说,只有孩儿修炼到合体境,才让孩儿回家见娘亲。可是,孩子实在是太想娘亲了,根本无心修炼,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到娘亲身边。”
小宝说到这里,抹了一把眼泪,竟而又展颜一笑,说道:“孩子今日终于见到娘亲了。孩子真是太高兴了。”
“可是——”
小宝的笑容立刻消散,又怯怯地说道:“孩子没有听话,并没有修炼到合体境就来见娘亲了。孩子有罪,请娘亲责罚。”
“不过。”小宝立刻又信誓旦旦地
说道,“孩儿已经修炼到突破合体境的临界了。孩儿保证,以后一定听娘亲的话,勤奋修炼,尽快突破到合体境。”
说着,又恳求道:“只求娘亲不要再赶孩儿离去,让孩儿从此回到娘亲身边。只要娘亲不再不要孩儿,什么苦孩儿都能吃。求娘亲了,请娘亲了。”
小宝说完,深深地叩下头去,趴伏在地上,等待着高猿主母的发落。
因为小宝的这个表现太出乎大家意料了,以至于所有人都怔立当场。唯有李坤因为对小宝有所了解而在短暂的惊怔后很快就恢复了清明,隐隐意识到小宝定是在演戏。
因为,李坤清楚地记得,小宝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并不是高猿主母亲生。况且,他是被两个高猿女人抓来的,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情景。
可此时他却对高猿主母一口一个娘亲地叫着,好像真是受了委屈好不容易回到娘亲身边的孩子一样。
正是因为想到这一点,李坤才特别留意小宝的神情变化。果然在小宝说完扣下头的瞬间,李坤敏锐到底捕捉到小宝一闪即逝的狡黠神情,还有那深藏着的不安。
李坤顿时坚信,小宝就是在演戏,目的自然是想要保命。
明白这一点后,李坤不由暗暗心惊,这小宝虽然顽劣,却颇有心机,而且,有着极高的修炼天赋。这样的人,日后一旦醒事成人,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只不知小
宝这番表演能否瞒过高猿主母。李坤不由心里暗暗生出一丝好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