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夫人别嫁了,主帅他不孕不育啊 > 第1677章 阿伽雷斯元帅,我是为你而来
 
  姜丝话音落下,赫言第1个跳出来:“啥玩意儿同生共死约,小治疗师,你以为你是谁这么神叨叨的!”

  “我告诉你别惹我,不然就你这样的小身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姜丝:“!!!!”

  瞧这小虫子大言不惭的话语,回头拿一个小本本写在小本本上,以后在他惦记她闺女求娶她闺女的时候拿给他看。

  君子报仇10年不晚,她就不信了她一个老不死的玩不过一只小虫子。

  阿伽雷斯倒是平静,一本正经,情绪稳定的问:“姜丝治疗师,何为同生共死约,如何签订?”

  辰砂目光也看着姜丝,他也好奇,这个小小治疗师,到底会多少宝贝东西,感觉她真的是深不可测,啥玩意都会,啥玩意都懂。

  他们家皇太子也是个没出息的,完全没有看出来,这就是一位顶级顶级,顶尖顶尖大佬,把这位大佬请到他虫族去,他用他的虫头保证,什么女王陛下,绝对不在话下。

  姜丝用行动表示,直接一个健步上前,左手抓赫言的手,右手抓阿伽雷斯的手,拉着他俩上前,把他俩的手指举起。

  一道实体化的精神力在他俩眼前一过,他俩的手掌流出了鲜血,姜丝握着他俩的手,把他俩的手掌相互一抵,血液交融。

  随即姜丝松开了他俩的手,赫言连忙收回手,后退一步,甩着自己的手:“小治疗师,你恶不恶心啊,让我和他手掌贴手掌。”

  阿伽雷斯倒没有甩手,而是摊开自己的手,看着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掌是破的,沾上了赫言的血。

  同样的赫言也沾上了他的血,就算他用力的去甩手,两个人的血混合在一起,是甩不干净的。

  姜丝笑语盈盈,张口表示:“我不恶心啊,我一点都不恶心,我只是让你们两个有点契约精神,不要有人反悔。”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两个,所谓10年共同生死约,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在10年内,你们两个都不能杀死对方,连想都不能想。”

  所谓10年生死约,赫言觉得除了自己的手沾上了一点讨厌鬼阿伽雷斯鲜血之外,自己任何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虫子就是豪横,就是不怕死,就是全身上下只剩下嘴硬,咋咋呼呼,像一个中二少年,挺直腰杆,叫嚣的问道:“什么叫10年之内我不能杀死他,什么叫10年之内我连想都不能想?”

  “我就想,我就想要杀死他……呃……”

  赫言的话还没说完,带血的手一捂胸口,脸色一白,金色的眸子竖起,瞪出凶光望着姜丝,咬着后槽牙道:“小治疗师,对我做了什么?”

  姜丝啧啧了一声:“你说你的小虫子,是不是看着我比较小,就觉得我说话不靠谱,就觉得我说话不够真,就没有认真听我的话?”

  “我都跟你说了,我给你们两个签了10年生死约,生死约,顾名思义,你杀了他你得死,他杀了你他得死。”

  “你要想杀他,你的心就跟着疼,他要想杀你,他的心也跟着疼,疼的就像人用手握着,使劲的拉扯着。”

  赫言:“……”

  不用说的这么清楚这么明白,他已经感受到了。

  不过,阿伽雷斯这个王八蛋怎么像个没事人似的?

  他就不信了这个王八蛋没有想过把他给杀了?

  阿伽雷斯仿佛赫言肚子里的蛔虫,知道他所想是的,在一旁一本正经面无表情的开口,气死人不偿命道:“赫言皇太子,我之所以不像你一样会心疼,是因为我有契约精神,口头契约也是契约,我尊重我说出去的每一份契约。”

  辰砂:“……”

  瞧瞧人家亲王元帅,多稳重,多大气。

  再瞧瞧自家皇太子,算了算了算了,谁让他是自己伴侣的弟弟。

  谁让自己的伴侣最疼爱这个弟弟。

  自己的伴侣死了,他只能带着对伴侣的过滤镜来帮助伴侣的弟弟!

  赫言气的直瞪一眼,脸色越来越白,想骂人,心口疼的都弯下了腰,他再一次用双眼瞪姜丝:“小治疗师,赶紧把这个契约解了。”

  姜丝刚刚给他们下了契约,怎么可能再把契约解了,她上前,笑颜如花,璀璨如阳,如月色一般皎洁如银:“赫言小宝贝儿,小虫子,我忘了告诉你,你在心里想着如何杀掉对方的时候,契约会随着你的想象,增加你心尖的头。”

  “如果你一天24小时有10个小时,在想着如何杀掉对方的时候,你想的那种方法的疼就会出现在你身上。”

  “简单一点说明就是,你用10个小时想着把阿伽雷斯用刀片片凌迟的时候,那种刀片在身上的疼痛就会反噬在你身上,你看不见伤口,但是它就是疼。”

  “当然,如果你想折磨阿伽雷斯,我觉得你应该用激将法让他想着如何杀你,然后他就疼了。”

  “哦,还有一点忘了告诉你,契约一旦达成就解不了,除非你们两个双方有一个人死掉,不然的话就要等到10年后的今天才能解掉!”

  赫言:“……”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阿伽雷斯怎么可能站在那里没事,怎么可能不想着如何弄死他!

  绝对是这个小治疗师在坑他,在阴他。

  阿伽雷斯再次一本正经暴击赫言:“人族之所以进化高于虫族,是因为人族理智,认真看待契约精神。”

  言下之意,我不疼,我是有契约精神,你疼,是因为你想着如何杀了我,活该你疼。

  赫言真的好气好气,但能怎么办,他就是在心里想的如何干掉阿伽雷斯,如何得到特罗亚帝国。

  辰砂:“……”

  再一次对小治疗师刮目相看,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人家看着小,但是实力摆在这里,绝对不容小视。

  就这样赫言和阿伽雷斯口头协议,两人打归打,战争归战争,绝对不能像之前一样大规模的伤害彼此,也就演演戏给虫族女王看。

  大晚上的各自带人回各自的营地,战舰。

  赫言一路气呼呼,整个就像一个气咕咕的金鱼,路过自己手下的虫子,看到自己手下的虫子,无论是雄性还是雌性,都不顺眼,要么上手捶两下子,要么上脚踹两下子。

  辰砂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锤人,看着他踹人,嘴角抽搐,觉得这么个人,怎么碰到那个姜丝丝感觉就变成了三岁呢?

  等上了战舰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辰砂拿出了姜丝给他的空间钮,以及空间钮里面的果蔬。

  赫言看到这些东西,才真正的有一点相信,那个小小的治疗师,真的真的很了解他,知道他的困境,知道他要干什么。

  赫言望着成筐成筐的果蔬道:“哥,你说我把那个小治疗师掳过来,我不吃她,就让她给我们种田,种果蔬,咱们是不是就有资本对抗女王了。”

  辰砂望着赫言道:“太子殿下,她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厉害,你我联手加一个阿伽雷斯都不会是她的对手。”gòйЪ.ōΓg

  “把她掳过来,不是咱们有资本对抗女王,是她一个人就能把女王干掉了。”

  赫言一停顿:“她真的有那么厉害,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她还没有1米6高。”

  辰砂凉凉的提醒:“对,她就是有这么厉害,至少让你和阿伽雷斯在她的精神力笼罩之下,毫无反击能力。”

  “这份能耐无论是女王,还是第四文明大巫,又或者是联邦联邦最高元帅,他们都做不到。”

  “阿伽雷斯元帅的精神力和异能等级,已经算人族之最,你的精神力和异能等级,还有你的原型,已经算虫族顶尖。”

  “你们两个一个是虫族顶尖,一个是人族顶尖,两个顶尖在她这一个小小姑娘面前犹如弱鸡一般毫无招架之力,你觉得她有多厉害?”

  赫言:“……”

  无论他承不承认,辰砂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都是事实,那个小姑娘是很厉害。

  她身上除了植物系精神力之外还有别的精神力味道,只不过植物系的精神力大过其他精神力。

  不对,严格来说好像她故意放的植物系精神力压过其他精神力,让她自己看着像香喷喷的人,实则她好像不是人,至于是什么物种,他没有藏到嘴里,没有吃下肚子,他不晓得。

  辰砂望着自家的太子殿下,把成筐成筐的果蔬一收,“太子殿下,你好好想一想,接下来我们怎么利用阿伽雷斯元帅这一边,回到虫族达成我们的目的。”

  “我现在去找几个可靠重伤退役的军雌,再虫族网上开个网店,进行售卖天然果蔬,多赚一些钱,才能更好的有把握和女王对抗。”

  赫言点了点头:“好!”

  辰砂离开了他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联系和自己曾经同生共死,却又重伤,无法在赚功勋的雌性们。

  在虫族雌性的地位非常卑微,哪怕他们的能耐不输于雄性,高于雄性的优秀,晋升的永远是雄性,卑微的永远是雌性。

  雌性不但担任养家和育蛋的职责,还要被雄性各种贬低,还要跟很多雌性一起伺候一个雄性。

  在虫族雄性的数量少,一个雄性可以娶三五个,像一些有钱的大家,或者大佬可以娶百八几十个都不成问题。

  他们根本不把雌性当成正常的生命来看,他们把他们当成物件,可以随时打骂,随时送人,相互交换,共同玩。

  他的一些同僚们,因为受伤无法在军中大显身手,只能做一些卑微的事情养家糊口,无法再给他们的雄性提供很好的物质生活。

  他们的雄心就开始嫌弃他们,把他们转卖,和他们离婚,把他们当成物件,垃圾,废虫一样处理。

  他从这些雄性手上买了好几只雌性,也救了不少出来,但是杯水车薪,虫族的雌雄不平等,除非女王死掉新的王继承皇位,颁布新的法令,不然是得不到改善的。

  这一次是一次机会,虫族有打几百万上千亿口,如果他能弄到源源不断的果蔬供应,就有无尽的财富,让许多雌性就业,像雄性一样有尊严的活着。

  他已经看了,姜丝给他的空间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空间钮300平方一米高,她给他的空间钮,1000平方五米高。

  1000平方五米高的空间钮里面堆满了果蔬,而且空间钮具有保鲜的功效,这些果蔬,按照现在天然果蔬的价格,是一笔非常非常大的财富。

  听她那意思说,这一批卖完把钱打给她,就会有下一批,为了下一批,为了报答她的信任,他得快。

  阿伽雷斯亲王元帅亲自开车,姜丝坐在副驾驶上,他的身后是各种兵,有驾驶机甲的,有在车上的,还有速度异能者在地上跑。

  姜丝像个没事人似的,坐进车子里,小毯子一拿,虽然它可以忍受冷忍受热,但是还是把毯子往肚子上一盖,睡觉。

  阿伽雷斯双手握着方向盘,余光看着她,小姑娘像个谜团一样闪闪发光,让人忍不住的想去窥探。

  她到底跟老师什么关系,在一些行为举止上,跟老师有些相像,都是不按套路出牌,都是用言语解决不了,直接用暴力。

  他从来没想过以赫言会以这种方式说话,和虫族的打架会以这种方式按下暂停键,会跟虫族签下这样的口头协议。

  奇怪的十年生死约,在赫言想杀了他心口疼痛的时候,他也想着去杀掉赫言来窥探十年生死约的真假。

  这一窥探就知道是真的,因为他的胸口也脚疼起来,只不过他忍受疼的能力比较强,就想了一下,疼痛一下子就过去了。

  三个小时之后,阿伽雷斯带着姜丝来到了柯星猎杀军团总军驻军地,驻军地有30万常驻军。

  以前有家属楼,柯尔星不太平,家属们都回家了,只剩下驻军,除了这块驻军,还有其他驻军地。

  其他驻军地分散,分散在柯尔星各个地方,以及星球之外的战舰上,总共100多万军人和最先进的武器,在星球内和星球外抵抗虫族。

  姜丝的住处依旧是在阿伽雷斯隔壁,除了有他一墙之隔的保护,还有他的近卫以及其他的军团的人员守卫。

  姜丝被阿伽雷斯带进屋子里的时候,她如之前一样,把铺被拿出来让他铺,把盖被拿出来让他弄。

  这次她没去洗手间,就是坐在旁边,目不转睛,打着哈,欠的望着他,瞧着他认真的把被子铺好捋平了,耐心好的抵过十个她。

  阿伽雷斯铺好被子一转身,目光就撞进了姜丝眼中,资料上显示她是14岁,1米6不到,3阶纯植物系治疗师。

  但是他对象她眼睛的那一瞬间,仿佛看见了无边寂寥的岁月,她在寂寥的岁月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的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张口难得不经过思考,直接莫名的脱口道:“姜丝,你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吗?”

  姜丝望着他的眼神一凝,那股无边的寂寥瞬间消失,她扬起嘴角:“我没有被子了,如果这一次这里再被炸毁,我明天就没有被子盖了,今天的铺被和盖被,是我最后几床被子。”

  她的这话一出,像极了小姑娘在撒娇,在惋惜自己没有被子,在可惜自己的被子。

  阿伽雷斯向她保证道:“不会的,军中有被子,我不会让你没被子的,这里很安全,不用担心会发生之前发生的事情。”

  姜丝点头嗯了一声:“我相信你,阿伽雷斯!”

  阿伽雷斯头微微一额首:“谢谢,早点休息,明天见。”

  姜丝应了一声:“明天见!”

  阿伽雷斯后退两步,转身离开她的房间,替她关上了门,交代了护卫他的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区域,复盘了一下今天发生的战争,以及今天发生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复盘和整理完之后已经过了凌晨2点,他打了通讯给猎杀军团后勤采购部,让后勤采购部明天买几床最柔软的被子,最舒服的盖被过来。

  军中所有人的被子都是专门的军工制衣厂订购,现在元帅要最柔软最舒服的被子,后勤部的人,不会想到元帅奢侈,而是想到这两天流传在猎杀军团中用棍子抽,用脚踹,就能把基因和精神力崩坏的人治好的小治疗师。

  十三四岁的小治疗师,又是个小姑娘,来到基本上全是大老爷们的军团,肯定不能像大老爷们一样粗糙,肯定是细皮嫩肉。

  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就得细致的养着,更何况她能治疗基因和精神力崩坏,就这份能耐无论她去到哪里,都得被人捧在手心,小心的呵护着,供着,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

  后勤部的人连夜货比10家,定制了10床,明天早晨就能传送过来,这样就能让小治疗师睡好觉。

  夜里阿伽雷斯并没有睡觉,在处理柯尔星的事情,一直处理到早晨天亮,他冲了一个冷水澡清醒了一下,就去了指挥房。

  昨天无论受重伤还是轻伤的人员全部被弄了回来,整个猎杀军团治疗部的人全部出动。

  也有基因和精神力暴动的人,这些人被治疗师聚集在一起,本来是去请阿伽雷斯让他用那个小治疗师给的棍子抽一抽,踹一踹,却碰见了小治疗师。

  因为她的个子太小,治疗部的衣服对她而言都大了,穿着要卷起来,要绑起来,不太合身。

  最后她就穿着自己的衣裳外面套了一个白大褂,穿梭在治疗精神力和基因崩坏的人中间。

  经过她的踹精神力和基因崩坏好了,之前被踹过被打过的人,身上还疼呢,还青呢,但是这些都是小问题,不值得一提的小问题。

  等阿伽雷斯从指挥室出来,指挥好猎杀军团所有人要干的事,姜丝不但跟治疗部分熟了,还有不少基因和精神力没有崩坏的人,正在企图让自己被她踹,被她打。

  姜丝还没来得及踹,还没来得及打,还没来得及给他们治疗巩固,阿伽雷斯来了,听到了,直接让那些求打求踹的人负重30公里。

  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灭了他们求打的决心,更让阿伽雷斯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她,小姑娘热烈的就像一团火焰,单纯的想让每个人都把她捧在手心里。

  猎杀军团90%以上的都是男人,只有10%的是女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在这个驻军地的人,都喜欢她。

  几天的时间,除了指挥室,兵器库,一些重要的地方她自觉的没有去,其他的地方她都去了,都混熟了。

  大家伙亲切的喊她姜姜,小丝丝,特别是治疗部,初曦自打确定姜丝给的治疗喷雾没有任何害处,副作用几乎没有,实验室里已经分析出成分,成分的调配,开始联合制药厂试生产之后。

  初曦就是姜丝头号小迷弟,对于14岁的偶像,恨不得她变成小人踹在他口袋里,让他时时刻刻见到她,时时刻刻的问她问题。

  对于治疗精神病和基因方面的问题,她14岁的知识储备量,精神力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们任何一个人。

  这样的人才,哦不,这不是人才,这是天才天才中的天才,她简直就像与生俱来,凌驾在众人之上的。

  初曦眼瞅着日子一天一天过,马上三个月就要过去了,他连忙找到自家元帅,上来就是一顿狂狂请求:“元帅元帅,元帅,我强烈要求,强烈请求,让姜姜治疗师留在咱们猎杀军团。”

  “她的水平简直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不如光能做猎杀军团的治疗部首席,她能做全特罗亚帝国的治疗部首席。”

  “任何大佬任何天才在她面前完全不够看,请元帅务必让她留下,绝对要让她留下,因为她,咱们猎杀军团现在都没有基因和精神力暴动了!”

  “她还会种田,元帅,您都想不到,她还会种果子,没有变异富含天然精神力的果子,吃下去之后,轻微的精神力暴动直接被压住。”

  阿伽雷斯在这20多天内,跟虫族打了两架,与其说打架不如说去练兵,送了不少先进的武器炮火给赫言,赫言也给了他钱。

  安排猎杀军团战柯尔星各个驻军地的军火配置,人员配置,对于姜丝在猎杀军团最多人的驻军地所发生的一切他一清二楚。

  “初曦治疗师!”阿伽雷斯撩起眼皮看向他,沉声道:“姜丝治疗师今年只有14岁,还不如1米6高,但她才14岁。”

  “若不是猎杀军团和虫族打仗,虫族掳走太多的治疗师,导致猎杀军团的治疗师损失严重,首都星那边是不会派她这个14岁的女孩过来的!”

  “她来到猎杀军团,只是为期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她会离开,你要记住,她14岁之后的天空不是只有柯尔星,不是只能待在猎杀军团做首席。”

  “她需要去看看外面的天,看看外面广袤的世界,需要学更多的知识,需要见识更多的人,我若把她局限在这里,让她如井底之蛙般只能看到这么一点天空,就是斩断了她飞翔的翅膀。”

  初曦:“……”

  啊啊啊,元帅说的没错。

  可是对方真的是天才呀,天才可遇不可求啊。

  如果把她留在这里,何尝不是一种保护呢?

  而且小姑娘那么漂亮,那么可爱,那么爽朗,人见人爱,好吗?

  阿伽雷斯站起身来,不容置喙地命令道:“让她留在这里的话不要再提,她是雄鹰,是特罗亚帝国的瑰宝,是要在阿贝尔星系大放异彩的,不是随便能让人折断翅膀,让她无法飞翔的。”

  姜丝不在这里,要在这里肯定会大呼大叫道,谁他妈想做飞翔的雄鹰,谁他妈想在阿贝尔大放异彩,我过来只是瞟你一眼,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老古板,这么守旧,还要送她当雄鹰。

  哎哟哟,就她的能耐随便一个异能拉出来就能当雄鹰,更别说她这个是全能系了。

  初曦面对自家元帅的广阔胸襟,只觉得自己自私自利,非常羞愧,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元帅,我知道了,我会在有限的两个月的时间里,好好向她学习。”

  阿伽雷斯嗯的一声,在初曦离开之后他重新点开光脑,重新点开姜丝身份资料单,在她为数不多简单的三行资料里,关于她的一切只字未提。

  不怪初曦想要留下她,她的精神力磅礴强大,像极了波淘汹涌的海水,又像极了平静的海水,让人看不到深浅,让人一望无际。

  她的体能也是强悍的,精神力暴动人员,几个猎杀军团的人不一定制服,她一脚上去,一巴掌上去,一棍子上去,在暴动的人,都被打得服服帖帖,不敢在她面前造次。

  就连军团平时的训练,她看到了,她没事也跟着他们一起,跟别人比起跑步来,她如闲庭信步一般,能撑到最后,脸不红,气不喘。

  跟别人练起机甲来,她操纵虽然不熟练,也被人打倒无数次,但是她会一次一次的爬起来,再也不犯之前被打趴下来的错误。

  她像一块海绵,吸水特别快,适应能力特别快,她是一个发光体,让所有待在她身边的人都积极向上,努力的拼搏。

  短短的20多天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这个30万人的驻军地,30万人都认识了她,30万的人都想被她打,被她踹。

  她也不吝啬,求打的,求踹的,被打了,被踹了,精神力稳定了,异能等级升高了,她变成了30万人的团宠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尤其是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月亮又大又圆,一根烟柳条,拔地而起,自动成筐,悬挂在驻扎地上空。

  姜丝坐在上面一览众山小,下面所有的一切和周围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她来到这里已经两个月了。

  两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特别快,她把这归功于是阿伽雷斯的魅力,因为待在他身边哪怕有的时候几天都见不着,也只能偶尔说几句话,没有亲亲,没有抱抱,没有举高高,甚至阿伽雷斯只把她当成小孩子,还没有爱情,日子也过得特别快。

  阿伽雷斯现在是一个三十大几的成年人,正直,果敢,英明,稳重,说一不二,不可能对一个14岁的女娃子一见钟情。

  姜丝明白清楚,所以她也不会过度的去亲近他,就像寻常一样相处,再带一点点在他接受范围之间的小任性。

  就算回溯第98次,也不会次次上来就是亲亲抱抱举高高,对于她来说她有前98次的记忆,阿伽雷斯没有。

  她每一次回溯过来,他都没有爱她的记忆,她也不可能对他像对待九凤那样,给他97次记忆,让他跟老不死吸血鬼来一场圆满。

  烟柳藤条框晃动,影子垂落下来,跟着晃动,无忧无虑的。

  阿伽雷斯穿着一身军装,踏着月色,从指挥室里出来,与其他人分散而走,还没有走到住宿的地方,就看见了地上晃动的影子。

  他随着影子往上望,就看见了脚丫子,大裙摆,以及一个半圆形的藤条框子悬挂在一个枝条之上。

  阿伽雷斯立在了原地,昂头望着,小姑娘就像故事里的月中仙,仿佛随时随地会消失不见,仿佛不属于他们这个时代一样。

  她给他的感觉,小小年纪神秘,深不可测,有的时候却单纯的像一张白纸,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仿佛一颗糖都能把她骗走似的。

  姜丝本来是躺在半圆形的烟柳条框里面,察觉到阿伽雷斯,她坐起身子向下眺望,隔着月色,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两人相视对望,又像是望不见,谁也没说话……

  猎杀军团晚上守夜巡视的人员瞧见了此情此景,嘀嘀咕咕:“要不是姜姜小治疗师才14岁,我高低磕她和元帅的cp。”

  “磕cp,我看非常可铐,又可刑。”

  “亲王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咱们的元帅是亲王,也不能罔顾法律,尤其是咱们帝国对未成年的保护,简直严格到发指,你确定他会知法犯法,头铁!”

  “哼哼哼,我只是说说,别当真,我熟读帝国未成年保护法,没事的时候也研究过帝国的刑法。”

  “不过有一说一,姜姜小治疗师真是又凶残又可爱,她踹起人的时候好凶好凶,但是她笑起来的时候就好甜好甜。”

  “咱就说如果咱有她这样的个女儿,是不是天天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大晚上的元帅让你是巡夜,不是让你做梦,你还没睡着,枕头还没电,你就在这里瞌睡梦。”

  “还姜姜小可爱是你的女儿,开什么玩笑,就她治疗精神力和基因的那手法那手段,那精神力,你猜她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生出她这么个精神力厉害的人?”

  “呃……像咱们陛下那样的?”

  “不对不对,像咱们前元帅薄寂尘那样的?”

  “差不多吧,我可是听说了,这位是咱们前元帅,现在的薄寂尘上将推荐过来的,资料ssss级保密档案。”

  “我靠,牛逼啊,ssss级保密档案,这这这……应该的应该。”

  “还有,前段日子你们没收到短信,你们小组的组长没有跟你们开小会说,谢绝向任何人通知猎杀军团这边治疗问题么?”

  “收到了,收到了,怪怪我之前还以为是啥情况,原来是为了保护姜姜小治疗师的隐秘性,懂了懂了懂了。”

  姜丝耳朵甚好,哪怕在十几米高处,下面远方的人说话私语也被她听得一清二楚。

  阿伽雷斯也不差,听得不太清楚,也差不多十有八九全听了,直接走过去,让那一队巡逻巡视的人50公里边夜跑边巡视,明天再背诵特罗亚帝国前50条刑法。

  巡逻小队:“!!!!”

  苍天呀,大地呀,他们距离元帅那么远的地方,元帅都能把他们的话听了去,这以后还有隐私吗?

  得,没有任何隐私,赶紧撸起袖子扛着枪跑吧,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得笑死他们。

  阿伽雷斯看着巡逻队的人跑步离开再看天空,天空上已经没有了那个烟柳条筐,更没有了姜丝,小姑娘无声无息的回房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姜丝没事儿就柯尔星各大猎杀军团驻地跑,跟着初曦去治疗精神力和基因崩坏的人。

  人一忙碌起来一走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余下的两个多月就过去了。

  姜丝在柯尔星为期三个月治疗生涯结束,她来的时候,26个人一个飞船送过来的,走的时候她一个人。

  至于那25个治疗师在查完他们之后让他们原单位和原来的老师,自费过来包飞船接他们离开了。

  他们回去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阿伽雷斯不关心,姜丝更不关心。

  阿伽雷斯和初曦亲自送她登飞船,初曦一双眼睛都红了,哭了,舍不得,舍不得,根本就舍不得,舍不得她的精神力,舍不得她的果子。

  姜丝走了几步,回眸,重新来到阿伽雷斯面前。

  阿伽雷斯一身军装,戴着军帽,身姿挺拔:“姜丝治疗师阁下,你是忘记了什么东西吗?”

  姜丝站的比较高,不用昂头看着他,目光灼灼对他说:“阿伽雷斯,我没有忘记什么东西,我是想告诉你,我是为你来的。”

  阿伽雷斯眉头一皱,后退一步,非常严肃的沉声道:“姜丝治疗师,你才14岁,前途无量,理应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