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现代修真路 > 第四章 先天雷劫下
 
  
雷电过后,猿飞一身的毛发被灼烧殆尽,脸上的白毛也变的焦黑,身上光秃秃的,显然他已经没有余力再去管这些了。
再次磕了一颗场外帮手送来的药丸,猿飞气海之内的出现了更多带着电芒的星芒,绕着丹田旋转的速度也更加的快,丹田之中多了一颗米粒大小的颗粒,被闪电围绕,仿若整个气海的中心,不断吸收着真元慢慢的变大。
运转真气之后,已经完全长出四肢化成蛟龙的形象,宛若黑玉雕刻,灵动的守护在他头顶,这是龙虎山镇山法门修成的顶尖法相,先天之后,就能彻底的化龙。
第四道雷劫过后,猿飞身上的伤痕开始变得更多,有些地方来不及去修复,显得十分狼狈。
磕完药,气海之中,液化的真气充满其间,丹田内那个颗粒长大了许多,边上无数的星辰围绕着它旋转,就像是一片星云一般,在真气的海洋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星云流转,绚丽夺目。
“难道这就是先天金丹大道吗”猿飞感受着自己气海之内的情形,对照着古籍的记载,心里隐隐猜测着。
第五道劫雷过后,猿飞肉身残破不堪,虽然他的肉身和真气一直在不断的完善增强,但是确也比不过劫雷的增强速度。
此时他再也没有威猛临世的姿态了,但那桀骜的神情依然未变,不服天也不服地。
气海之中,那米粒大小的星芒,变成了鸽子蛋大小,隐隐有了猿飞心目中金丹的雏形。
第六道劫雷在他的期盼中而至。
猿飞嘶吼一声,身前那已经化成实体的巨蛟化身一道黑色的闪电,迎了上去。
只要度过这道雷劫,他就能踏入先天大道,此时在他身前,不管什么阻拦,他都会一拳打破。
没有余力,那墨玉般的蛟龙与劫雷迎头碰撞,随即寸寸破碎,就像是被破碎的水晶,不时有黑色的碎块剥落,随即化成元气消散。
那条巨蛟生生的消耗掉六层的劫雷。
随即猿飞就被雷电笼罩,整个广场之上,就剩下一个直径五六米的闪电球体,里面隐隐能够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
张天师在远处望着,此时的他并不能给师叔任何的帮助,只能默默的摆正手里的相机认真的记录下这一切。
闪电内部,猿飞已经没有心思管其他的了,最后这道雷劫劈在他身上,能量像是无穷尽一样,他的身体每一秒都在被撕裂,肉体不得不激发更深层的潜力去修复创伤,周身宽广的经脉像是干涸了的河流,气海之中生成的真气并不足以去修复破损的身体。他不得不调用真气漩涡里的星辰能量,顾不得会不会对形成中的金丹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猿飞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处在破碎的边缘,随时可能陨落。
就在他感觉自己已经不行的时候,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在破碎,呆了良久才发现,身遭那看是无穷尽的雷电已经消失了。
在张天师期盼的眼神中,猿飞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原处,他看起来凄惨无比,浑身冒着青烟,全身各处遍布灼烧的痕迹,有的地方深可入骨,好几个地方更是被闪电贯穿,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张天师深呼出一口气,成功了,数百年来修炼界终于又出现了一个先天修炼者,并且还是出现在他龙虎山,他强行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收起摄像机,警觉的观察四周的动静,因为传说中雷劫过后可能还会有人劫,虽然他不相信现在修炼界有人敢去攻击猿飞,但是毕竟小心无大错。
猿飞心里也是激动不已,自己终于扛过来了,很多次他都以为自己支撑不下去了。
干涸的气海之中,那鸽子蛋的金丹像是一颗黑洞一般吸收着猿飞体内的能量,不管是真气还是产于的劫雷,随后冒出金色的光芒,照亮整个空旷的气海。
这便是先天金丹大道吗。
猿飞赞叹,我终于跨入先天。
天上的乌云仿佛也知道自己已经奈何不了下面的道人,开始慢慢的淡去。
遥远不知名的空间,一座巨大的死寂的古城下面,一股令人惊悸的黑气从地底弥漫,突破城池向四周蔓延,古城像是一下子被惊醒,不断有强大的身形浮空,施展着各种神通去控制黑气的蔓延。
“无量天尊”城中,一声清喝,形成了一张符箓,印入地底,随即黑气消散,刚才出现的那些人影也落入城中消失不见。
........。
那黑气消散之际,快要消散的劫云却像是枯木逢春一般,第七道闪电瞬间形成,快速的劈向正在缓慢恢复的猿飞,随即便消散开来。
此时的猿飞和张天师一脸懵逼,怎么结束了还有第七道劫雷出现,谁都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老天这是也不按套路出牌啊。
“朝闻道,夕可死伊”劫雷之下猿飞一脸的平静,他知道自己肯定抗不过这第七道雷劫,却也没有坐以待毙,疯狂的运转金丹转化真气,悲愤的朝着闪电迎了上去,淡薄的真气瞬间便被击破,肉身坚持了几个呼吸也在闪电中奔溃。
就这样,一个刚刚得道的新嫩陆地仙人便化为飞灰,什么也没剩下。
不,还是有东西留下,一道淡淡的黑气在猿飞肉身崩溃之后,被裹挟在闪电之内,顺势劈向了山底。
张天师反应不及,自己只是想着防着四周,哪里想到这雷劫居然如此的特例,心中悲愤不已,身形一掠,到了广场上。
此时山顶已是明月当空,晚风吹拂,地面上没有丝毫的破损,就像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在另一个时空一般,再也感受不到什么,如果不是张天师亲身经历,都会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幻。
“无量天尊,天道无常啊”张天师站在刚刚猿飞站立的地方,苦闷的说道。
本来以为宗门大兴的,没想到眨眼之间喜事就变丧事了,世事变化就是如此的奇妙。
但他毕竟是修为高深之士,很快的就从悲伤之中解脱。
跪地对着天空拜了三拜“师叔,我一定会加紧修行,不堕龙虎山的威名”。
随即起身,身形闪烁,向着龙虎山的方向而去,师叔此次渡劫失败,他接下有的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