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我的徒弟是断袖 > 第70章 第70章
 
伊院正慢慢睁开眼睛,我殷勤地注视着他,回答啊,你倒是回答啊!

伊院正嘴角轻勾,露出一个带着点诡异的微笑:“你们年轻人就喜欢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以为我不知道吗?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哈哈哈。”

说罢,他忽然就放声大笑,笑得整个太医院全都望了过来。

……

这样算回答了吗?

我忧心忡忡地离开了太医院,慕容寒,你说你想出来的什么鬼暗语,大概自己还觉得挺绝妙吧?

一阵背景音乐声传来,我抬头,只见一队乐师簇拥着一个白衣飘飘的人走了过来。

在他身前走着四名侍女,侍女边走边洒香花,另有两个侍从则在此人的前面铺下红毯。

原本我以为又是言峰,却发现这人并非是言峰,且他的排场比言峰还大,言峰还不曾脚不沾尘,这人一出场就一副走红毯的架势。

我看着白衣人向我走过来,心中暗想,这不会就是白凡吧?

果然,他冲着我微笑拱手道:“赫仙子,幸会,在下白凡。”

我拱了拱手,还了一礼,赖得多话,直接道:“迅雷不及……”

我们两人面面相觑,他忍不住笑道:“赫仙子可真有意思,这是和我对暗语吗?”

你猜对了,就是对暗语,我看着他不说话。

他想了想道:“难道下一句是掩耳盗铃之势?”

唉!我转身就走。

要是通过这句暗语能找出谁是山来,那简直就有鬼了。

我甚至不想再去找秋岭了,找了也是白找,因为他肯定也能说出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这句话来。好好地说中文会死吗?明明这句话应该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没一个人说对的。

若说此时我只是沮丧的话,一回到五花肉,我简直就怒火中烧。

只见我徒弟含笑看着伊秀,伊秀则红着脸,羞人答答地扭着一块丝帕,丝帕都被她扭成麻花了。

一看他们两个这幅模样,我就一阵气血上涌,但我是文明人,肯定不能上前去泼妇打架,我只是拂袖而去。

只是为了表达我悲愤的心情,转身之际我灵力外放,只听一阵噼里啪啦,房间里所有的瓷器全部碎裂了。

伊秀吓得失声尖叫,我徒弟则连声安慰:“没事的,别怕,伤不到你。”

呵,男人!

我满城乱晃,希望能偶遇御前侍卫总管秋岭。身为御前侍卫总管的人,平时公务缠身,不是在城墙边巡视,就是在魔宫内巡视,他肯定是很忙的。

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忽然踉踉跄跄地向我冲了过来,我连忙往旁边闪身,躲开他的投怀送抱,顺手扶了他一把,以免他摔倒。

他却神秘地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道:“迅雷不及……”

我去……这个暗语人人都会的吗?

我道:“掩耳盗铃之势。”

小男孩满脸是对上暗号及做了一件大事的喜悦,然后看看了四周,以手掩唇道:“聚宝楼大元宝雅座。”

……

半个时辰后,我坐在大元宝雅座里,对面是言峰。

他笑嘻嘻地看着我道:“赫仙子,没想到吧?开不开心,意不意外?”

我道:“时间紧迫,我就不废话了。太子殿下要和我一起逃走,还要带着幼怡仙君。殿下有个计划,需要你帮忙实施。”

我把计划大体说了一下。

言峰听了以后沉思片刻道:“总体可行,但有些细节需要修改一下。比如,白凡这个人,身为慕容暖最宠爱的属下,他的地位很重要。”

我不明所以地点点头,白凡是最受宠爱的护法,他的地位当然很重要,言锋不说我也知道。

“他平时自命不凡,长的并没有多行,却老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帅。尤其是他居然还跟我抢乐队,他那个乐队里的几个乐师原本是我看中的。他却仗着自己是慕容暖最宠爱的人横刀夺爱,把那几个乐师给抢走了。像他这样的人一定要提前瓦解。”

我?!你说了半天,完全没有说出提前瓦解白凡的必要性,依我看你根本就是假公济私,公报私仇。

“如何对付白凡,我有一个详细的计划。”言峰兴高采烈的看着我,“你不会反对吧?”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怎么反对?

我道:“行吧……”

伊秀已经不在五花肉了,我徒弟独自一人站在院子里的小凉亭中,负手而立,做极目远眺状。

他就喜欢摆种种撩人的美男造型,不过我现在心头火大,休想再撩我。

我蹬蹬蹬地走过去,阴阳怪气地道:“哟,怎么就你一个人?院正家的大小姐呢?”

我徒弟望向我,眼中似乎有笑意一掠而过,但他这人一向很会装,面上仍然是麻木不仁。“伊小姐去为我熬药了。”

我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我已经找到山了。”

慕容卿立刻做了个手势,阻止我说下去,然后就打算与我额头贴额头。

我却后退了一步,脸上现出不悦,“你别过来,你刚才和那个女人卿卿我我的,现在又想碰我,你当我是什么人。”

慕容卿一怔,下意识停住脚步。

我用元神传语给他:“山是白凡,我已经和他接过头了。今天晚上,我就会和他商议逃走之事。”

虽说我是用神识传语给他,我们两人之间却隔了一段距离,如果确实有人能截获神识传音,那么这段距离应该够了。

慕容卿一双黑得似乎有些发蓝的凤眸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我,我们虽然商量了如何逃走,但将白凡诬陷成山则是言峰临时起意,慕容卿并不知道。

他会否真的以为白凡就是山呢?

不过是瞬间,他的神识便传了过来:“可是我暂时还不想走。”

我道:“为什么?为了那个狐狸精吗?”

我这回索性不再神识传音,直接就喊了出来。

慕容卿满脸无奈:“师尊,不要这样说,阿秀是个好姑娘。”

我撇嘴,我发现慕容卿你这人就是个戏子,现在戏演得挺好啊,那么以前对我的那些是否也是演戏?

我忽然有些挫败,由前世到今生,我一直不了解慕容卿。比如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断袖,结果他根本不是。再比如我觉得他应该很反感双修,但这一世,他又似乎并没那么反感。

那么……我觉得他或许是喜欢我的,他到底真的喜欢我,还是在演戏?

只不过,他在我面前演戏似乎也没什么必要,毕竟我对于他来说是个无关紧要可有可无之人。

我忽然有些懒得再演下去,意兴阑珊地道:“你若是喜欢她,走的时候带她一起走便是了。你身为太子殿下,收个女人有什么打紧?以后你后宫的妃嫔男宠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呢。”

慕容卿一怔,挺秀的双眉不由微微蹙了起来。

我转身回房,留下他一个人独自站在院中。

唉,这让人肝肠寸断的虐|恋啊!

我忽然就诗兴大发,简直就想吟诗一首。

人到情浓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简直了……

夜色降临后,我换了身夜行服,向着白凡宅第飞去。

白凡宅第的位置是言峰日间时告诉我的,照道理说,身为最受宠的护法,他的家宅肯定没那么容易就进得去。

白凡的修为,大概是元婴后期,比我高了不少,即便我能躲过侍卫的耳目,却未必就能瞒得过白凡。

言峰却道:你只管去便是了,今天晚上,白凡肯定不在家。

我:你怎么知道他肯定不在家?

言峰:因为我会把他引出来。

根据我的判断,言峰的修为只比我高了一点,估计也是元婴初期,白凡的修为比他高,他把白凡引出来肯定没问题,但也很容易翻车。

我欲盖弥彰地在白凡的宅第附近转了几圈,确定我的行动已经很引人注意了,才悄无声息地溜入白凡家。

才一进入白凡家,我就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

咦?这声音……

怎么搞的,不是说把白凡引走吗?

倒是没有侍卫,一个都没有,偌大一个宅子,到处黑洞洞的,只有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小楼点着灯火。

我自然而然地向着那小楼飞过去,那声音就是由小楼里传出来的。

怎么说呢,身为一个成熟的女性,这声音代表什么,我还挺明白的。

只不过,照道理说,发出这声音不应该是一个男再加上一个女吗?

为何我听到的似乎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我忽然一阵兴奋,难道我终于可以见到一个真真正正的断袖了?不再是臆想的断袖,也不再是那些明明不是断袖却非得被许多腐女意|淫成断袖的戏子?

原来白凡是个真真正正的断袖!

太棒了!虽说断袖文如此风行,读者众多,许多无知少女以为断袖已经是大众们普遍接受的意识形态,但现实生活中,见到一个真正断袖的机会还挺少的。

我俯在窗口,向内望去……

人生处处有惊喜啊!或者说是惊吓!

只见言峰俯在桌上,长袍下摆被掀起,双手被一条丝带缚在背后,在他身后正在辛苦耕耘的则是白凡。

白凡一样也只是掀起了长袍下摆,上半身还挺衣冠楚楚的。

我……去!

我镇定地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然后看了第三眼。

没错,被压在下面的是言峰。

这样算是计划破产了还是计划成功了?言峰都被压了,接下来是继续忠于慕容寒还是要反水?

我的判断没错,言峰果然翻车了。

这一团乱麻啊,理都理不清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