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无限旅游团 > 第306章 出大问题
 
以安雪锋的实力, 一旦真下定决心冲破幻象,那些幻象完全无法阻拦他。唯一要注意的问题就是这些幻象已经存在在安雪锋的心灵幻境中数年,破坏掉他们,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相当于对安雪锋的精神造成损害。

放任他们,同伴一次次死亡对安雪锋造成慢性伤害。解除幻境,那会对他的精神造成更大的损害。一个相当于慢性死亡,一个相当于刮骨疗伤。

但现在有卫洵在, 随时与安雪锋联结着, 那些精神冲击、精神伤害一出现, 就被他共同分担下来。

安雪锋动作极快,不过五秒就斩去了全部的幻象。当‘王澎湃’不敢置信惨叫着, 被安雪锋‘杀死’后, 眼前的场景全都发生了转变。但安雪锋完全没有关注转变,而是急急侧过头,担心道:“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的导游,他的联结导游,与他共同承担痛苦,承担精神创伤。哪怕安雪锋杀的够快了,但剧烈的头痛仍让他知道, 完整的精神创伤会有多痛苦。

背上的导游没有说话, 年轻的安雪锋感到颈间湿漉漉的,顿时头皮发麻。这,他这是哭了吗。

原来自己的导游很怕疼。

在对方哭了以后才知道他怕疼的感觉实在糟透了,年轻的安雪锋一时间手足无措,没错,是自己的导游。哪怕年轻的安雪锋没有太多记忆, 只是个幻象,但他仍旧一眼就认定了。

这是种奇妙的感觉,他们精神相连,思维相通。但现在安雪锋恨不得他们感觉也相通,起码能帮他承担更多的痛苦。

他尝试将导游从自己背上卸下来,但他像树懒搂着树一样,抱的真的很紧。明明力量更大,但安雪锋却不敢硬来,但光站着也不是事。

安雪锋便背着他,在墓园中缓步转圈。没错,当幻象们全都消失后,真正的墓园才显现出来。那抹昏黄暗淡的光消失了,压抑绝望的氛围也消失了,墓园竟显得有些整洁漂亮。

“这是邬乐橙的墓。”

安雪锋背着卫洵走到一座墓碑的前面,墓碑旁长着一丛丛玫瑰花。这其实有些不合常理,但心灵幻境中一切都是正常的。

“邬乐橙死的时候二十八岁,她之前说过,没有人敢送她玫瑰花。”

毕竟邬乐橙真的很能打,当过兵一身正气,性格强势,头发也是利落的齐耳短发。很多人拿她当哥们,没想过她会不会也喜欢花。

“王澎湃其实早想送了,但一直没敢。他跟我挺久了,看起来每天乐呵呵的,但其实吧,这小子纯的很。”

安雪锋慢慢讲道,又走到了下一座墓碑前。这座墓碑周围很干净,只摆了两只烧鸡。

“郁和慧喜欢吃烧鸡,胡仙对他影响很深。他一直克制自己,不希望自己受到太多兽性影响。”

所以在生前时,郁和慧是从来不会纵容欲·望去吃烧鸡的,死后倒是能吃个够了。

“这是佟和歌的墓……”

“这里埋得是佟和乐……”

安雪锋说了很多卫洵熟悉的名字,也说了一些他并不知道的名字。

“这是徐野的墓,他是玩蛇的,我们有过不少合作,他当时也准备加入归途。但开辟金字塔的时候他死了。”

“这是柳红燕,佟和歌的老乡,他们俩关系不错。她在凌家滩旅程里被屠夫导游给杀了。”

“这是蒋海涛……”

在讲述声中,背上的卫洵身体渐渐不再剧痛而颤抖,而安雪锋的眼神也逐渐变得锐利。他想起了一切,不再是被幻象困住的年轻人。

下一秒,他将卫洵从背上放下来,熟练抱在了怀中。

现在的安雪锋当然知道,如何才能最快缓解卫洵的痛苦。

安雪锋吻去卫洵脸颊上的眼泪,炽热的亲吻随即向下,落到了他的嘴唇上。两人之间气息相融,周围的墓园变得虚幻起来,白色取代了一切,最终变为了冰原雪峰。

从安雪锋的心灵幻境到卫洵的心灵幻境这不算难,他们有了更亲密的联结。小半月未联结,卫洵的痛苦雪山变得更高了。之前安雪锋斩去的山头又蹿了出来,正好被安雪锋再次斩断。

轰隆巨响声中雪山倾覆,白皑皑积雪如滔天巨浪般咆哮着汹涌而下,却完全无法碰触到卫洵一分半毫。安雪锋仍怀抱着他,力量具现化的归途刀竖插在身前,挡住了倾泻而下的雪瀑。

卫洵在他怀中痉挛,挣扎,似痛苦似愉悦的紧皱着眉头,因剧烈喘息而微张的嘴露出一点舌尖。安雪锋眼瞳暗沉,亲吻再次落下,堵住了他的嘴。

正常联结的导游会有亲吻吗?

不会的,只要碰触就能完成基本的精神纾解,而且速度很快。像张星藏和追梦人这种对彼此异常熟悉,思维契合的,甚至只有三秒就能完成一次基本的纾解,这在战斗时很有用。

但安雪锋却更喜欢亲吻卫洵,喜欢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气息。尤其是当他们互相看过真心,有了更亲密的关系后。那种独占欲再不可收拾,那些藏在心底深处的黑暗念头无法压制。

虽然 暂时使用他的身体,与 开始尝试融合是安雪锋最先提出的。但在知道 早就把半颗心(红石)给了卫洵后,安雪锋仍忍不住感到嫉妒。

似乎更会说情话啊。

卫洵坦白冒险,也是对 说的啊。

还有这句‘所以,我们从来都是真心’这种表真心的话,也是 说的。

虽然他们是同一个人,但独占欲却如受伤的雄兽般发出嫉妒的咆哮。亲吻不知何时变得更重,像是要掠夺卫洵口中最后一丝空气。

看他因窒息而痛苦,又因痛苦而愉悦,到最后主动向他抱来,渴求更多的痛苦,渴望更多的快乐,安雪锋眼中闪过一抹暗光,他习惯性的想克制自己,却又觉得或许放纵会更好。

卫洵现在很疼,安雪锋幻象破灭瞬间精神创伤带来的痛苦差点让他昏厥过去,剧痛宛如一只带毒的蛇在他体内游蹿撕咬,而且和之前相比更难控制,仿佛痛觉被放大了数倍,就连精神都受到了影响。

凌晨应该过了,现在算是十月三号。

末日惩罚的下一次剥夺不远了,如果没有推迟,它将在十月四号到十月五号的零点降临。痛觉加剧恐怕就是某种预兆。

生理性的眼泪不受控制流了出来,无痛的时候卫洵从来不会哭。但自从进了旅社以后他却哭了好几次。有人说女性平均年龄比男性更长,有一点就是因为女人能用眼泪来释放情绪,哭过后身心都会觉得舒服很多。

卫洵倒没有太多感觉,难熬的剧痛中他身体竟有些微的战栗。剧痛与快乐的关联已经被他潜意识牢牢记住,他的身体畏惧疼痛,但一想到会随疼痛而来的快乐,那痛苦就不是那么难熬。

只不过这次快乐来的有点晚,太年轻的安雪锋显然不如现在的这位跟他有默契,卫洵忍很久了,忍模模糊糊听到的,年轻安雪锋的逼逼赖赖。如果不是他痛到没力气,卫洵早一拳上去了。

等到安雪锋亲上来时,那感觉才终于对味。从安雪锋的心灵幻境切换到自己的心灵幻境,痛苦雪山的再次崩塌,卫洵都不在乎。剧烈的痛苦伴随着快乐席卷而来,而与此同时卫洵微妙感受到了一点强大的力量,随着快乐,涌入到了自己体内。

那是安雪锋的力量,虽然卫洵同安雪锋纾解过,也感受过火凤羽毛,但这点力量截然不同。它无比纯粹,只有安雪锋的气息,没有任何偏向杂乱的气息。而它又无比强大,卫洵甚至感觉自己体内的痛苦都被压制下来了。

卫洵浑身一僵,当痛苦被压制下来后,痛苦和愉悦的平衡就被打破了。巨大的,让他近乎难以忍受的快乐汹涌而上,顷刻间将他全部吞没。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如痉挛般颤抖,不知过了多久这强烈的快乐才总算过去,但快乐过后却并不是平静,而是密密麻麻的痒。

痒从体内体外,皮肤骨髓中蔓延出来,身体各处都敏·感到了极点,那留存与体内的酥麻感让他连被碰一下都要打哆嗦,身体仿佛失控了,一感受到安雪锋的气息后就无法控制的贴过去。

原来这才是上瘾。

卫洵仅存的理智想到。

之前的纾解,对痛苦与愉快的追求,不算上瘾。因为这是卫洵自主追逐的,全是出自他的选择,理智仍在。

但现在,当安雪锋的力量在联结时,进入他最脆弱柔软,完全不设防的心灵幻境时,那种强大力量带来的感染力,让卫洵身体战栗颤抖,本能的追逐与贪婪的渴求,这才叫做上瘾。

强大力量就如同沾了蜜糖的毒药,让人一碰到就会被彻底驯服,完全忘记了其他,只想要得到更多。那么纯粹的深渊力量,会不会让导游也上瘾呢?

灵媒对哥哥的忠诚其实到了卫洵都无法理解的地步,他难以想象当哥哥被困印加太阳门这么多年,灵媒还忠诚一如往昔,甚至不愿成为甲等导游——哪怕现在傀儡师死了,甲三位置空了出来,灵媒也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之前卫洵想过哥哥是不是给灵媒喂了什么药,或者是有什么特殊的控制技巧。但现在他模模糊糊想到,会不会是灵媒对嬉命人的纯粹深渊气息上瘾了?

但这种正经问题显然不适合现在思考,又一波快乐涌了上来,那种无法忍受的愉悦感让卫洵蜷缩起脚趾,太多了,安雪锋给他的实在太多,满到已经溢了出来,身体像是坏掉了一样,不停的颤抖,哆嗦,那种极致的感觉几乎要将卫洵逼疯。

他下意识的开始挣扎,想要逃脱名为安雪锋的囚牢。他似乎成功了,对方并没有太过阻止,卫洵喘着气,想要爬的更远,但就在他即将要逃脱的时候,紧绷精神放松的时候,一股大力抓住了他的腿,卫洵被强制拽了回去。

然后无法忍受的快乐再次降临。他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无法感受到随快乐一起到来的痛苦了,唯有那种将他完全包围,令他窒息的快乐。而这快乐甚至比刚才对他的刺激要更强烈。

犹如猎人与猎物的拉扯,在紧追不舍后忽然的和缓,让猎物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然后再骤然收网,一击毙命。

思绪彻底消散,眼前仿佛只有白茫茫一片,无法逃离,只能接受。卫洵眼泪流的很凶,但他却笑得更高兴,他太喜欢这种感觉了。极致的快乐后身体像是被浸泡到了温度正好的热水中,舒服与惬意让卫洵像一条刚从冬眠中苏醒,懒洋洋的蛇,困倦涌了上来,让他思维更加迟钝。

但胸口的一点凉意,却让卫洵保有了最后一分冷静。这时候的他防备心最低,也是最放松,最容易被套话的时候,不再动用大脑,仅凭本能做出回应。

……如果安雪锋趁这时问他一些问题,如果没有胸口那一点冷意,卫洵恐怕都会如实回答。

卫洵从没有忘过安雪锋的前职业,他和嬉命人,和失踪的父母间有很多秘密,确实还未曾透露给他。

安雪锋会问吗?

卫洵想到,有些漫不经心,但又有一点在意。当快·感再次袭来时他仍忍不住想逃,而当发现安雪锋仍是先放手,任由他逃离,随后再将他抓捕给予更多时,卫洵模模糊糊确定了。

安雪锋就是想趁机问点什么,否则不会几次三番这样做。但他明明可以直接问他,虽然他不一定会说真话。

虽然很爽,但卫洵情绪却淡淡的,甚至难得有些提不起兴致。当安雪锋再低下头,想要亲吻他时,卫洵恹恹动了下,他快乐到脱了力,只是微侧了下头,让安雪锋的亲吻落在了嘴角。

然后卫洵感到安雪锋的气息在耳畔摩挲,安雪锋这是在观察他的状态吗?

他想问什么?

其实以安雪锋的人品,他趁机来问这些与卫洵隐私有关的秘密,可能性其实不大。

但终究还是有点不愉快。

卫洵喘息着想到,身体仍在不时发抖,仿若仍沉浸在快乐中,这也确实是他身体真正的反应。除了蝴蝶碎片带来的一丁点冷静外,没有任何差异。卫洵感觉安雪锋的气息在耳畔摩挲良久,久到卫洵都有点不耐烦了,又有点好奇,安雪锋到底想问什么?

下一秒,安雪锋终于开口。

“喜欢我吗?”

卫洵听他低声问道,声音中难得带了一点不确定。

这……

这问题在卫洵意料之外,却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差不多吧。”

也不知怎的,愉快这种柔软轻盈的情绪像小毛球一样,充满了卫洵的胸膛。他呢喃答道,随后心中笑着,听到了一声颇为不满的‘啧’,以及男人羞恼磨牙的声音。

随后他又听安雪锋佯作矜持旁敲侧击。

“喜欢 更多,还是安雪锋更多?”

随后没等卫洵回答,安雪锋就又立刻有加码了一波汹涌澎湃的快乐。人在极致快乐的时候大脑基本无法思考,面对逼问大多只会本能的,跟着重复最后的词。安雪锋又问了一遍,按照常理说卫洵应该重复他着重说的‘安雪锋’,但……

“都……喜欢。”

卫洵气喘吁吁,带着一丝被欺负透的哽咽,有气无力道。

安雪锋被气笑了:“很清醒啊你,小导游?”

但又气又笑的同时,还有一丝惊讶。卫洵能在这种时候都仍保有一分理智,这是安雪锋没想到的。虽然灌注力量会让卫洵上瘾,但也是目前最快能磨损他痛苦冰山,最快能增□□洵与他联结紧密性的办法,关于上瘾的重重利弊安雪锋考虑清楚了,之前也跟卫洵说过。

但卫洵仍能保持理智,却更让安雪锋感到高兴。

没错,是高兴。

这说明卫洵对他的依赖与亲昵,并不仅仅来自上瘾,更有卫洵自己的抉择在里面。

是他选择了他。

虽然只是一句‘差不多吧’,但安雪锋很高兴,卫洵也很高兴。两人又亲了一会,卫洵总算平复了呼吸。安雪锋抱着卫洵,给他喂了杯水。卫洵这才发现他们从心灵幻境回到了现实。

在同一张大床上。

卫洵略一抬下巴,安雪锋放下水杯,知道他想说话,便低下头去听。

然后安雪锋就听卫洵轻声笑着道:“我们做吧。”

一瞬间还未平复的气血上涌,任何男人都受不了喜欢的人说这种话。尤其是像安雪锋这种火力壮的,他抱住卫洵的手臂瞬间更用力了,箍的卫洵都有些疼。但他这次却没有挣扎,反而更肆意的舒展身体,仿佛一朵开放的花。甚至还抬起自己绵软无力的手臂,主动搂住安雪锋的脖颈。

安雪锋脖子绷起两条青筋,眼珠都有点红。但他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明天就要去撒哈拉,起码六点起,时间真的不够,对卫洵身体也不好。

他更希望他们的第一次在不用赶时间,更有仪式感,更,更浪漫的场合下进行。

然而虽然做到最后,但他们还是用了别的办法。

一切结束后卫洵真是累了,安雪锋把他放到盛满温水的浴缸后,小心扳着他的腿仔细检查了一番,卫洵大腿内侧被磨的有些厉害,他皮肤嫩,看起来就一片红。看的安雪锋心疼了,他飞快回屋,将乱糟糟堆成一团的床单换成新的,又拿出了治疗伤口的特效药,给卫洵涂抹上。

折腾一番后,卫洵裹进柔软的被子里睡了,但安雪锋反倒更精神了,甚至有些神清气爽。心灵幻境第二层的问题解决,但又不仅仅是第二层。

原本在第二层的‘年轻安雪锋幻象’拥有了他现在的力量与记忆,足能够自己就解决心灵幻境第三层和第四层的问题。

今天一个晚上应该差不多,三四层问题解决,再带卫洵进去逛一圈,他们就是中度联结的导游和旅队长了。

安雪锋嘴角翘了翘,他静静坐在床边盯着卫洵看了一会,喉咙有点痒。想抽烟,但安雪锋上次已经决定戒烟了,便嚼了块卫洵放在床边罐子里的薄荷蜂蜜糖。

咬着糖,安雪锋悄无声息的,开始给卫洵收拾要带去的衣服。

十月份去撒哈拉那边其实还算正好,正午时分也就三四十度,没有夏日五十多度的高温。但晚上还是有点冷的。

安雪锋主要给卫洵准备的是春秋两季的服装,除此之外还有沙漠防风镜,能护住头脸的纱巾,魔术头巾,防晒冰袖等物。卫洵有白化病,不能在阳光下暴晒。但这些装备安雪锋准备的也不突兀,因为他们也都是要带的。

衣物收拾完后,安雪锋惯例开始保养武器。他惯用武器有很多,归途刀,枪,淬毒的匕首,一袋特制的飞镖,链爪等等。但这次安雪锋干脆把卫洵的武器也保养了一番。看狂徒杀人刀变得锐气逼人,安雪锋满意耍了个刀花,琢磨着要给它配个新的刀鞘。

随后他又不知怎的就溜达到了卫洵的床边,定定站了一会,不知想到什么,安雪锋有点脸红。他定了定神,伸手要去掀卫洵的被子,安雪锋想再看看他腿内侧的伤。

毕竟进了撒哈拉以后,为了躲避变化不定的死亡黑沙暴,他们要骑白骆驼进大漠。长期骑骆驼对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可挺遭罪的。其实卫洵如果能有个沙漠动物的变身会更好,安雪锋想到。

正常人有三个动物化形就能拥有自然之子的紫色称号,但可能是卫洵体内纯粹深渊力量太多,目前他没有获得新的称号。但安雪锋戴上大德鲁伊称号看过,卫洵体内自然力量也不差,再变一两个动物自然就能获得称号了。

虽然现在说这个可能有些来不及,但安雪锋记得齐乐橙似乎专门送了卫洵一个蛋,那东西也能顶点用。

边想着,安雪锋边掀卫洵的被子,但就在这时,他却听到了轻微的敲门声。

“叩叩。”

不,不是在敲卫洵的门,而是在敲位于隔壁的,他的门。安雪锋眼神一肃,通过暗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一看,却见到敲门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纸鹤。

百晓生的纸鹤。

百晓生有事找他?但现在还有什么事是百晓生解决不了的?

印加太阳门又暴动了?

安雪锋诧异挑眉,打开纸鹤看了一眼,就见纸鹤上写着三个大字。

“阴阳蝶”

阴阳蝶感觉自己这辈子的眼泪都要流干了,眼圈甚至有点肿痛,泪眼朦胧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灵媒能哭那么久还正常,真是称号的作用吗?

他在归途从白天待到了晚上,其实半夜的归途阴阳蝶还是有点害怕的,尤其旁边坐着个不声不响,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时不时瞅他一眼的百晓生。看的阴阳蝶都有点发毛,他甚至都不敢玩手机。

但直接走好像挺没面子的,而且这么长时间都没人来找他,哪怕一个郁和慧之类的,阴阳蝶都能顺理成章撤离——但没有,统统没有!

阴阳蝶顿时警觉,他觉得这可能是丙一对他的某种考验——绝不是他被忘了!他阴阳蝶高低也是个乙二导游,互助联盟骑士!

绝对是考验!于是阴阳蝶咬牙硬撑了下来,就对着百晓生默默流泪。等到凌晨三点半的时候,他终于等来了人——等来了安雪锋!

这一瞬间阴阳蝶心脏都差点不跳了。

“早。”

卫洵生物钟很准时,凌晨五点自然醒来。刚醒来时他手习惯性抓握了一下,昨晚卫洵最终把握住了自己想见识的东西,这规格如果能做全套一定会很刺激。

思绪回归,跟不知何时回来的郁和慧跟佟和歌打了个招呼,佟和歌正躺在沙发上打盹,郁和慧倒是精神,卫洵去洗漱的时候就听郁和慧汇报情况。

昨日互助联盟总共接收了五百多名新成员,其中旅客四百五十二人,导游五十七人,毕竟互助联盟也是有门槛的。收的这些人都还算有潜力。

现在三十六名低等议员和三十六名中等议员已经满了,傀儡师死亡一事掀起的波澜足足持续了一晚上,更有敏锐的人连夜投资,氪到了中等议员。

但高级议员和更高的骑士这两个位置还是有一定限制的,现在还没满员,能爬到这里的人多少都算是卫洵的心腹。

“屠夫联盟送来了六成牧羊人联盟那边的收益。”

郁和慧道,傀儡师死亡,能当顶梁柱的匹诺曹,衣鱼和发鬼人都不见了,这牧羊人联盟自然成了被人瓜分的蛋糕。屠夫联盟下手最快,收益最多,都不用互助联盟这边发话,灵媒直接将六成好处送给了互助联盟。

灵媒现在对丙一的态度和之前相比可大不相同了,其实他又送了请柬过来,说想要和丙一共同怀念嬉命大人,说些往事。要过去卫洵肯定答应,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前,郁和慧给他推了。

想必以灵媒的聪明,绝对会认为这是丙一要晾一晾他。

简单说了点互助联盟的事情,郁和慧话语转到正题上,那就是死亡撒哈拉。

“我留下来,佟和歌和你一起去。”

互助联盟这边新成立,正如火如荼,觊觎的人恐怕也不少。安雪锋,卫洵,追梦人和张星藏都要去撒哈拉,互助联盟这边必须留人才行。

郁和慧思来想去,觉得他一身暗杀探路的本领,在北纬三十度恐怕发挥不出多少。再加上归途人一起去,战力这方面不缺。

卫洵带个奶妈一起去最合适,只要能苟,就绝对能等到安雪锋他们的救援。

……虽然郁和慧觉得卫洵他应该不会苟。

饼饼围着卫洵脚边喵喵叫,但卫洵这次也不打算带它。

“我给佟和歌准备了点胡仙妖气,他能变成雪貂。”

卫洵有只雪貂这事,之前藏北那会大家都知道。他这次再带雪貂过去也不算稀奇。

“撒哈拉的雪貂啊,哈。”

卫洵觉得挺有意思,他坐在化妆镜前,让郁和慧给他染发。以撒哈拉的温度雪貂恐怕也不该还是一身白毛,因为雪貂影响变为白发这点就不太能说得通了。更何况白头发还是太显眼了,黑的更合适。

“万向春和鹿书橙这次不去,留守归途。”

卫洵缓声说道:“归途的安雪锋,王澎湃,百晓生,汪玉树,茅小乐和我,希望的追梦人和张星藏,玄学的半命道人,这是个九人团啊。”

毕竟这次去死亡撒哈拉,安雪锋是要给他找解除惩罚的白沙,但绝大多数人的目的还是去杀死死亡撒哈拉深处的怪物,夺回蝴蝶碎片的。能来的全都是追梦人最信任的人。

“飞鸿人不去?”

卫洵问道,玄学都能塞个半命道人,飞鸿倒是没塞人。他手中把玩这一个蛋,这是一枚土黄色的,上面带着些褐色斑点的蛋。

齐乐橙当时塞给他的小礼物。

【名称:奇趣宠物蛋】

【品质:稀有】

【作用:能孵化出忠诚的奇趣宠物!宠物品种依孵化环境而定!】

【备注:它只是一只小宠物!别指望它能帮你杀死敌人,通关景点,嗯哼?不过它也是预警,探寻资源,探路等等的好帮手,就看你如何培养它了!】

“如果在撒哈拉孵化的话,应该会是一只沙漠生物。”

卫洵能感到宠物蛋内的生命,它随时都能破壳而出!齐乐橙这礼物送的不错,功能性很强,如果在沙漠孵化的话,这应该是只沙漠中的生物。

蝮蛇,跳鼠,耳廓狐,或者以色列金蝎,沙漠蝮蛇之类的。

“死亡撒哈拉中有很多危险,这些小动物肯定有特殊的感知力。”

郁和慧说着说着又担心起来,他还是不放心,想跟卫洵一起去。这种感觉简直跟家里孩子第一次独自出门旅游似的,各种不放心。郁和慧给卫洵染完头发后又转了几圈,结果无奈发现卫洵的衣服,要带的东西,甚至连各种武器,安雪锋全都给准备好了。

甚至连新的储物道具也准备好了——这是汪玉树复制的,从旅社买的储物道具,在撒哈拉可不好使。

到最后忧心忡忡的郁和慧和卫洵去了趟八臂哪吒城,亲看看着卫洵用一尊怪鸟雕像把哪吒灵请进了小匣,这才稍微放心——当然,哪吒灵身为好哥哥许诺会有全新的形态,绝不会再用怪鸟或者原态的。

“去撒哈拉后随便发现点什么,我就能获得探索者橙色称号了。”

卫洵想到,这一系列称号任务的完成度他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八,甚至不用到撒哈拉,说不定一下飞机到了摩洛哥,完成度自然就会满。

探索者,冒险家,考古专家,野性心灵,这是他在撒哈拉中主要会用到的称号。

当然,魔虫他也会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听说死亡撒哈拉中有不少蠕虫,说不定会是玉米笋的快乐老家。发鬼小红没带,但卫洵带了蛆大的茧子——不知道为什么,蛆大一直处于‘要破茧了,但还没破’的状态,卫洵把它带在身边才放心。

还有一点五秒真男人的悚途,也能作为杀手锏。不过一旦用这个身份就有暴露的风险。

听安雪锋说,他们因为实力相差太多,所以等进了死亡撒哈拉后,他们有很大可能会被分到不同的区域?其实卫洵觉得这样倒也挺好。

差不多收拾完后,卫洵走出房间,来到客厅。时间是早上八点,准备出发的大伙已经到齐了,该是出发庆祝仪式。但卫洵却发现从安雪锋到茅小乐,他们的脸色都有点严肃。

“现在人都到齐了,我再说一遍今早得到的消息。”

见他到来,安雪锋沉声道:“据张星藏说,追梦人今早起便一直昏睡不醒,陷入沉眠,气息微弱,情况不明。”

“撒哈拉里出了大问题,我们现在立刻出发。”

作者有话要说:  大喜的日子!安队广发六百个红包,给大家也沾沾喜气!

这是文字红包,说,【安队真行!】

&

【百晓生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归途旅队’四个字。百晓生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三个字:‘阴阳蝶’!】

&

【牧羊人联盟零元购!】

感谢在2021-10-13 16:06:14~2021-10-13 23:09: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无名无铭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疯批美人是坠吊的 4个;神探莹莹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无名无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月星雪 4个;奶油蘑菇茶、添添吸溜望仔、疯批美人是坠吊的、54199944、一棵白菜007、46866285、15668361、长白山行、小嬉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更夜 100瓶;雁北 70瓶;限十五个字 69瓶;本巫一千岁 60瓶;玖品 50瓶;亦若云烟 48瓶;鹏子 43瓶;橘玉白 40瓶;玥殇猫猫、鸢36972、宋宋、疯批美人是坠吊的 30瓶;夏陌 29瓶;逢考必过 26瓶;梦月星雪、今天更新了吗、42066443、鱼汤 20瓶;看不完更新睡不着 18瓶;木子魈 17瓶;霜期、凤壹壹、糯米团子、蝴蝶是我、一条小锦鲤、匿名用户、瑶笑、叶芯、社会保障学、轩逸弦、丹小丹哟、洛璃、小小心愿qwq、睡神周大侠、39386175、西早木木三 10瓶;ozbe 9瓶;雪瑶大魔王 6瓶;尖刀、乔斯林、光年、love唐小猫 5瓶;毒瘤、那只狐狸要吃鸡 4瓶;阳复十五、月下柳梢、辰见莲池月、夜凌雪、澪濎、白柯、yan烟山楠、我见青山多妩媚、39233082、宁宇、楼兰月瑾、白柳的逆十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