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190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惠二号在大多数时候, 都是只漂亮优雅、冷淡矜持的长毛猫。

胆子也很大。

来到仙台第一天就昂起小脑袋巡逻自己的新领地,完全没有普通家养猫搬家后的不安感。

小黑猫除了和熟悉的自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活泼软萌一点,其余时间基本都对任何生物爱理不理——只要对方没有入侵自己领地的意思, 仅仅只是路过和停憩的话……惠二号都会很宽容大量的给予许可。

因此,总的来说——

这只不用上班也不用上学的幸福小猫咪, 每天的日常生活除了想方设法卖萌撒娇和虎杖悠仁抢惠的注意力外,就是精致的享用自己的猫饭、叼着逗猫棒找惠陪它玩……以及在两个主人贴贴或者出门的时候, 叼着柔软的垫子跑去缘侧晒太阳睡午觉。

自打被捡回来开始, 它猫生里最大的苦恼就是怎么和别的生物争夺它最喜欢的惠的注意力。

和那只大体格、有着黄棕色皮毛与黑色斑纹的虎斑猫相遇, 纯粹是一个意外。

那是只野猫, 没有主人、四海为家。除了好心人投喂以外, 它得自己找粮食吃。

那天正在寻找自己今天午饭的虎斑猫看中了一只肥硕的小鸟,它在矫健的踩到了虎杖家围墙顶上, 沿着墙匍匐朝目标前进,结果猝不及防的和这家正在缘侧晒太阳的黑猫对上了视线。

惠二号机警的竖起了耳朵,歪着头看了过去。它像藏了一个整个森林的绿眼睛睁大,泛着光泽的蓬松尾巴微微晃了晃。

虎斑猫还保持着匍匐前进的姿势,一只爪爪僵在空中,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似的,傻乎乎的看了小黑猫好久。半晌之后才回过神, 它刚想站起来,结果脚一滑,掉到了围墙外面。

惠二号:……

惠二号:……傻猫。

惠二号重新趴了回去。

结果第二天, 那只虎斑猫又来了。

叼着一只壁虎干,再度矫健的窜上他们家的围墙,在小黑猫警惕的眼神下小心翼翼的小跑过来,把壁虎干放下。

小黑猫歪头:“咪?”

“喵嗷——”

虎斑猫把壁虎干往黑猫那边拱了拱, 对方不过来,它就试探性的再度叼起来,往惠二号靠。

小黑猫顿时炸毛。

虎斑猫立即就躺下把肚皮露了出来,爪爪都收好,一副真诚无害的表情。

家养的小仙猫对野猫叼来的壁虎没有兴趣,看了一眼就一尾巴把壁虎干扫出去。

虎斑猫狗子似的窜出去叼回来放好,惠二号再次扫出去,然后又被叼回来……

是一只会玩捡球游戏的小狗咪……!!

来回数次后,小黑猫玩的不亦乐乎,虎斑猫也任劳任怨的陪玩,直到黑猫玩累了之后、姑且在虎斑猫的期待下把壁虎干收下,矜持的允许这只野猫在自己一米外的地方休息晒太阳。

一直晒到惠和悠仁回家,小黑猫才凶巴巴的把野猫往外赶。

第三天,虎斑猫又来了。

这回带的是一朵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鲜艳还带着水滴的月季——从清除干净的刺来看,大概是从哪个花店顺走的。而比起壁虎干,家养的小仙猫似乎对花更感兴趣。

第四天,虎斑猫叼了一只蝉过来。

第五天,是一根漂亮的羽毛。

第六天,是一小串水灵灵的葡萄。

小黑猫对这只虎斑猫的警惕距离也一点点被缩短,最后大中午已经黏糊糊的贴在一起眯起眼晒太阳,时不时还会互相呼噜呼噜的舔毛,把彼此的味道蹭到对方身上。

然后第七天,虎斑猫叼了一只肥老鼠过来——大概是终于贴贴上之后,发觉小黑猫蓬松的毛下过于小巧的体型,担心对方吃不饱吧。

小黑猫:……

娇生惯养、完全不吃老鼠的家养小仙猫看了看满脸期待的虎斑猫,纠结的收下、藏进自己的猫窝里,然后微微昂着脑袋,学着主人们的模样,矜持的给虎斑猫一个嘴对嘴的舔舔。

介于小黑猫似乎不太想把虎斑猫暴露给家里人,因此除了最初三天,其他时候猫猫们都是在晚上悄咪咪溜出来约会,还很聪明的不叫——虎斑猫或许是想和同类求偶那样嗷呜嗷呜的叫几声,不过刚开口叫了没两声,就被一个激灵窜出来的小黑猫几爪子拍没了。

小黑猫凶的一批:不许吵……!吵醒惠就揍你。

比黑猫健壮一圈的虎斑猫可怜巴巴的不敢还手,直到黑猫收回爪子,它试探的凑过去舔舔,没被拒绝后才翘着尾巴尖咬着长毛猫的脖子试图更近距离贴贴。



开倍数看完监控的虎杖和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们家娇生惯养的小黑猫刚来仙台不到半个月……就谈恋爱了?

对象还是只野猫。

惠倒是没什么反应,而虎杖悠仁却已经不小心把无线鼠标捏坏了。

虎杖把还抱着仅存的羽毛不撒手的小黑猫抱过来,将猫脸对着监控,语气颇有些崩溃的味道:

“这只野猫哪里配得上你了!”

“你看它自己都食不果腹的,还给你喂老鼠,你什么时候吃过老鼠!更别说这野猫长得也不好看……你居然还知道偷偷摸摸的溜出去,聪明是用在这个地方的吗!我不同意!”

小黑猫装傻,尾巴摇晃,满脸无辜的抖了抖耳朵。

“你看看你多好看啊,和惠一样都是大美人,而且每天都香喷喷的,你怎么能喜欢那个什么都没有的臭野猫……眼光不能那么低啊!”

虎杖悠仁满脸苦大仇深。

然而他不同意也没用,被娇惯的小黑猫装聋作哑。



猫猫们的事情暴露之后,那只虎斑猫再度摸黑爬到他们家,就被早就有所准备的虎杖悠仁一把子拎起来。

“喵嗷——”

虎斑猫炸了毛。

然后灯打开了。

抱着黑猫的伏黑惠从室内走出到缘侧,无奈的看着自家恋人小孩似的和那只野猫大眼瞪小眼。

虎斑猫嗅了嗅气味,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是这家的住户、它心上猫的主人。惠二号半点不急的躺在惠怀里,悠闲的和虎斑猫对视了一眼。

自来熟的小狗咪缓缓放下了的警惕。

它相当人性化的抖了抖耳朵,讨好的舔了舔虎杖的手,非常乖巧、一动不动的被人类拖着前肢举高,身体往下坠,变成了好长的一条猫,还露出了一对猫铃铛。

喔,和他们家的小黑猫一样,都是公猫。

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孩子其实还蛮好看的,还很乖。”

伏黑惠给虎斑猫放了一碗猫粮,有些新奇的看着对方的一身皮毛。

非常正宗的虎斑纹——黄棕色的皮毛配上漆黑的虎斑,加上偏大的体格和结实有力的四肢,乍一看还真以为是只小老虎。精神气也很好,眼睛炯炯有神的。

还亲人,可以随便摸头,没两下就发出呼噜声,朝它招手还会小狗似的跑过来,小黑猫把玩具毛球推出去,虎斑猫就会叼回来。惠也试着丢了个出去,虎斑猫居然能叼回来放到他手心。

惠眼神发亮,犬派的内心蠢蠢欲动:……是长得像老虎的小狗咪!

虎杖重重的哼了一声。

“……要养吗?”

惠蹲在一旁看着和自家小黑猫互相舔毛的猫。半晌后,眼神期待的看着虎杖,歪着头问。

反正养一只也是养,两只也是养。

他们家小黑猫难得那么认真,惠不太忍心棒打鸳鸯。

惠二号闻言立即竖起耳朵,也睁着同款绿眼睛,歪着头期待的看过来。

虎杖悠仁:……

虎杖悠仁艰难的张了张嘴,拒绝的话憋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喵嗷——”虎斑猫讨好的又叫了一声。

“你闭嘴……”虎杖萎靡不振的把手放在虎斑猫的脑袋往下摁了摁。

最终。

不管虎杖悠仁再怎么不情不愿,这只野猫最终依旧顺利入住了他们家。

名字就叫小老虎了!

然后在周围确定没有它主人后,虎斑猫没多久就被虎杖和惠带去绝育了。

“绝了它。”

虎杖悠仁罕见的臭着脸,把天天试图骑他们家小黑猫的混蛋野猫放在了宠物医院的诊断台上,言简意赅的说道。



宠物医院。

因为高专宿舍有露天的院子,经常在院子里玩、接触外界的小黑猫被伏黑惠顺带抱过去体检了。

体检完后,惠就抱着小黑猫坐在排椅上,等待体检结果出来,以及虎斑猫的术后观察及醒麻醉。

“你的猫真可爱……和你长得好像呢。”

等待过程中,邻座的小姐姐忽然开口搭话,她似乎也在等自己的猫出来,语气很是轻快:“是送来洗澡吗?”

“不,是来体检的,已经结束了……只是还有一只新收养的猫送过来绝育,所以现在还在等。”

“原来是这样啊。”

小姐姐弯起眼眉,很自然的说道:

“我是带一只流浪猫过来处理伤口的喔,它好像不小心被铁丝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划伤身体了……我啊,住的公寓不允许养宠物,所以只能喂喂公园里定居的流浪猫,那只猫虽然不太亲人,不过很聪明哦,我说带它来医院处理,它就真的跟着我过来了呢。”

“那你一定是个很温柔的好人。”伏黑惠认真的说:“所以那孩子才会信任你。”

“嗯,我也这么觉得,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总有点小自豪呢。”

小姐姐嘿嘿的笑着:“说起来,我带来的也是只黑猫哦,还和你家孩子一样都是绿眼睛,不过看起来是大型的短毛猫……啊,它出来了!”

小姐姐的话音刚落,一只体型修长结实、看起来比普通成年猫要足足大上两三圈的黑色短毛猫就从诊疗室里走出来。

正如小姐姐所说,它有着一身纯黑色的短毛,以及一对绿眼睛,体型巨大,除此之外,耳朵还有一处已经愈合但相当明显的撕裂伤,身上缠绕着包扎的透气纱布,尾巴又粗又壮的拖在后面,走过来的姿态宛如黑豹一样气势凌厉。

“欸?”虎杖悠仁看了一眼就瞬间睁圆了眼睛,脱口而出的说道:“这不是……甚尔老师二号吗?”

抱着小黑猫的伏黑惠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啊。

惠也愣住了。

这是虎杖悠仁当年拍过照片的、刚入学就给惠看过照片的大黑猫。

和甚尔莫名相似的猫——近距离看更像了。

“你是这只猫的主人吧?伤口不深,已经上药止血了,过段时间自己就会好,不过就怕它挠……它不愿意带伊丽莎白圈,拿过来就凶人,明明处理伤口那么痛都乖乖的,真搞不懂……”

跟着出来的医生走到小姐姐面前,一脸无可奈何的说道。

“强行带上去它还能自己拆下来,你注意观察一下,如果它不会挠伤口就没事,会挠的话,就弄个牢固点的圈给它带上。”

医生和小姐姐说着各种注意事项,那只巨大的猫反而抖了抖耳尖,抬头看向了伏黑惠。

“……?”看起来相当不好惹的大黑猫困惑的歪了下脑袋,它走过去,嗅了嗅惠的味道,随后微微顿住,抬头看向了惠怀里的小黑猫。

大猫跳到了惠旁边的椅子上,低着头凑到小黑猫面前,鼻尖也动了动。惠二号微微炸毛,警惕的哈了一声,往惠怀里缩了缩。

大黑猫:……

“怎么了?”

惠犹豫的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凑过来的大猫脑袋。结果那只大猫一个轻巧步伐躲开,重新落到地上,处理完伤口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宠物医院,都不带给为它花钱的小姐姐摸一下的。

……渣猫。



然后这只渣猫三天后就摸到他们家来了。

还来的大大方方,一点也不客气,摆出了一副地头蛇巡视领地的模样,从围墙跳进来就直接走到了室内,找到了团在一个窝里的两只猫。

惠二号炸了毛,本来就是长毛猫的它此时炸的像个小煤球一样,气势汹汹的挡在了还没康复的虎斑猫面前。

然而它是只被娇养大的猫咪,从没和同类大过架,更别说是看起来那么凶的大猫,因此与其说是凶悍,倒不如说是色厉内荏的在冲不速之客哈气。

康复的不错也很乖不会去舔伤口的虎斑猫已经摘了伊丽莎白圈,曾经身为野猫的它比作为家猫的惠二号反应更激烈,它在认出面前的大黑猫是谁后,就直接发出了威胁的低吼声,反过来将小煤球拖回自己身后挡住。

体格和面前大黑猫有的一拼的虎斑猫朝对面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在这片地区的猫圈,有两只大名鼎鼎的猫老大。

一只是已经是已经八岁、成名已久的大黑猫,另一只则是才四岁的虎斑猫,两者一只像黑豹子,一只像小老虎,体格相当占优势,都有打遍所有找茬猫狗的赫赫战绩。

这两只猫圈老大只见过几次,对彼此存在似乎也心知肚明,不过因为它们都没有主动找麻烦的意思,所以一直没有真正打过架。

直到现在为止。

嗅觉很灵敏的大黑猫嗅到了两只猫咪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脾气不由有点暴躁。

它同样低吼着,耳朵那道疤把不好惹的气息传递了过来。

猫打架了。

经验老道的大黑猫按着还没愈合的虎斑猫打,獠牙和爪子都冒了出来,直接把虎斑猫掀翻,虎斑猫不甘示弱的挣脱,低吼着咬了过去。

一时间势均力敌,猫毛飞满天。

被不约而同避开的小黑猫急的团团转,它一口咬在大黑猫的尾巴上,然而皮糙肉厚的大黑猫理都不理。

直到闻声而来的伏黑惠用影子把三只猫隔离开。

“你怎么在这?”惠看着这只不速之客,弯腰把惠二号抱起,随后满脸诧异。

大黑猫抖了抖残缺的耳朵尖,歪着头看着面前的人类。



被人类制止住打架行为的大黑猫霸道的暂时落户了——赶都赶不走。

不但吃虎斑猫和小黑猫的猫粮,睡它们的猫窝,喝它们的水,还趁虎斑猫不注意就把小黑猫摁着舔。

伏黑惠头疼的阻止了猫猫打架足足五次。

虎斑猫看起来要气炸了,气呼呼的重新把小黑猫认认真真舔了一遍,还不断的蹭它,试图把陌生黑猫的味道盖下去。

所幸这只厚着脸皮过来蹭吃蹭喝的大猫对被人类饲养没什么兴趣。

它在吃饱喝足、把惠二号的猫玩具和猫爬架都玩了一边之后,就在小黑猫气呼呼的咪咪叫声中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虎杖家。

“所以它到底是来干嘛的……?”



伏黑惠一直以为他家小黑猫是一窝里最体弱的那只,所以小时候体质才会那么差。

不过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惠二号其实是极其少见的独生子。

它的猫妈妈是只有点体弱的家猫,还是只品种猫,她和一只路过的野猫看对眼了,结果就□□生了只崽。野猫天天跑去母猫家里,但因为性格不亲人、还很凶的关系,被人类频频赶了出去。

野猫只能想方设法的溜进去看母猫和幼猫。

那只黑色的长毛幼猫在人类家里被猫妈妈好好养了一段时间,虽然是品种猫和野猫的孩子,但因为长得还算可爱,那家人本来打算留下来自己养的。

结果世事难料。

那家人亲戚的孩子看中了这只幼猫,要死要活非得带回去养,猫主人很无奈,加上幼猫不像是品种猫,就干脆把它送给了亲戚。

才一个月大、还没断奶的猫被带走,好好照顾就算了,偏偏那个小孩是三分钟热度的性格,没多久就不再关注它。

被从母猫身边带走的幼猫懵懵懂懂的跟着人类走,结果某天不小心被闹腾的小孩推下来的装饰水晶球砸断了前肢。

残疾、不再被喜爱的幼猫,被丢掉了。

找了幼猫好几天的公猫来晚了一步,它嗅着气味把自己被丢掉还伤残的崽叼起来往母猫的家跑,然而就在它努力找幼猫的时候,母猫所在的那家人搬走了。

只剩下了公猫了一只残疾虚弱、没有断奶的小猫。

公猫把幼猫藏在纸箱子里,白天就去找各种小猫能吃的东西,勉强教会求生欲旺盛的幼猫吃饭,然而幼猫的肠胃却不怎么受得了——大概是像了体弱的猫妈妈的胃。而且,小猫断掉的前肢已经发炎、腐烂,甚至已经渐渐露出了沾着血肉的骨头。

小猫快不行了。

健硕的公猫耷拉着耳朵,沉默的看着它虚弱的幼崽。

幸运的是。

藏在纸箱子里的小黑猫,在某天被当时路过的国中生伏黑惠捡走了。

公猫藏在角落里一路尾随,看着那个人类把自己的幼猫送进了宠物医院,一直在医院附近守到幼猫出院,确认幼猫精神气恢复了不少、被人类带回家饲养后,这只公猫就继续尾随,在伏黑家附近徘徊了一周。

它记住了收养自家幼崽的人类的味道后,就直接毫不犹豫的消失了。

公猫去找自己的母猫了。

花了好几年时间、靠不断蹭人类的交通工具,直接离开了东京,到了各个不同的城市。

直到公猫彻底沮丧泄气,郁郁寡欢的随便找了个地方定居。

它兜兜转转,最终很巧的回到了仙台。

没能找到自己的母猫的公猫,意外的在分别好几年后遇见了当年收养自己幼崽的人类、和自己那只已经长大了的猫崽。

虽然它的猫崽已经不记得它了——毕竟当年病恹恹的猫崽嗅觉和大脑都因为虚弱的身体而不太惯用,大概也有太年幼的原因。

公猫就是这只像豹子似的大黑猫,而幼猫则是现在被娇生惯养长大、漂亮健康的惠二号。

已经成为家猫的小黑猫被一只野猫拱了,显然唤起了大黑猫不好的回忆。

因此大黑猫下手揍,是真的没留情。



自那以后,大黑猫时不时就跑过来蹭吃蹭喝摁着小黑猫舔,气的虎斑猫的毛就没顺过。小黑猫被强硬的大猫舔的生无可恋,又挠又咬却完全没用。

最后反而双方渐渐习惯,不再打架了——虎斑猫很机智的在那只不速之客跑过来时提前把自己的心上猫藏在猫窝里、虎视眈眈的守在门口。

大黑猫很轻蔑的扫了虎斑猫一眼。

被虎杖和惠悄咪咪称呼为甚尔二号的大黑猫不喜欢被人类饲养,每当惠觉得或许可以留下它的时候,这只大猫就矫健的溜走了。直到他们假期结束,重新回到东京。

往后几年。

每当虎杖带着恋人和猫回到仙台暂住,这只豹子似的黑猫都会毫不客气的来蹭饭。

一面蹭饭还一面观察那只虎斑猫,趁对方不注意就摁着小黑猫舔,气的两只猫叫个不停。

这也渐渐变成了惠他们回到仙台暂住时,颇为有趣的生活片段了。

作者有话要说:  猫猫行为有夸张和戏剧性描写,并不能带入三次元~

感谢在2021-10-12 17:30:38~2021-10-14 00:0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九减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和光同尘 30瓶;坐看闲庭花落、半夏 5瓶;箫成韵、可爱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