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原来你还在这里苏韵锦程铮 > 第五十五章 是爱还是债 1
 
第二天,程铮非要开车送她去上班,拉风的车子一路引来不少注视。公司里也有好事的同事向她打听,羡慕她命好,攀上了高枝。苏韵锦始终不出一声,幸而她平时话就不多,也不至于得罪同事。就连公司那个台湾来的副总也在打照面时特意笑着提了句,“那车不错。”对方既是领导,又是当初面试她的人,苏韵锦不敢造次,勉强地笑了笑。

中午下班前,苏韵锦把手机握到发烫,终于决定给沈居安打一个电话。下午,八万块准时打入了她的户头,她在第一时间将总共十二万元转给了叔叔。

苏韵锦心里感谢沈居安没有多问,就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可她更明白,向他借钱其实是下下之策。不说他和程铮一家千丝万缕的关系,光凭她跟他曾经的一段暧昧感情,也不该跟他有金钱上的纠葛,不到退无可退,她不会走这一步。

其实,怎么着她都应该向程铮求援,因为现在他才是她最亲密的人,如果妈妈当初一发现病情立刻告诉她,她即使难堪,都会向程铮开口的,毕竟没有什么比妈妈的病更重要,可是妈妈和叔叔为了考虑她的感受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她反而没法面对程铮。

叔叔所在的建筑公司隶属于“衡凯”旗下,虽然他犯的这点事远不会惊动集团高层,但因为是程铮妈妈章晋茵亲自引荐,又有苏韵锦这层关系,一切都简单不起来了。正如叔叔事后才想起的,章家和程家知道了这事会如何看待他们一家,是该公事公办呢,还是出于颜面考虑遮掩过去?无论怎么做,叔叔都难以在公司里继续立足,日后两家的关系若更进一步,那简直不能想……而她这时再问程铮借钱,就和直接向章晋茵请罪没有分别。再说,借了程铮的钱,她是还还是不还?

现在苏韵锦只想让叔叔暗地里将钱填补回去,将整件事化解于无形,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至于沈居安的钱和人情,她会想办法慢慢还。他不是她的爱人,她可以心安理得地把他的钱和人情当作一笔债,只要是债就会有还完的一天。

当晚她带着疲惫回到两人的家里,一开门,就看到程铮坐在沙发上。听到声响,他便转过头,用一种略带陌生的眼光看着她。苏韵锦心下多少有些明白,也许事情终究没有瞒得过他,该来的躲不过,她干脆径直走到他面前,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

“早些时候你以前的舍友小雯打电话来,说她家里临时有了事,所以要借给你妈妈看病的钱她暂时不能给你了。然后,我就给你妈妈打了个电话,你叔叔说谢谢我。不久前我妈又跟我说,你叔叔……让我别告诉你,她会处理好。苏韵锦,告诉我,你哪里来的十一万?”

果然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现在看来,她这面墙竟是无处不透风。苏韵锦见他狐疑的眼神,心一横,索性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包括向沈居安借钱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程铮听了不怒反笑,“你身上发生了这些事,第一个想去求助的人竟然不是我,而是沈居安,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

苏韵锦充满了无力感,“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你不懂。”

程铮霍地站了起来,“我不懂,你可以告诉我呀,为什么把我当傻瓜?难道沈居安就懂?”

“对,他会懂,因为他跟我一样,知道贫贱有多可怕,知道没有钱就没有尊严!不像你,从来就不知道穷困是什么滋味。程铮,我没有把你当傻瓜,我是在乎我们之间的感情。我叔叔是靠你家里的关系才得到这份工作,现在账目上出了问题,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钱来填补漏洞?这么做只会让大家更难堪。”

“废话,你找沈居安借钱就不难堪?”程铮气愤之下说话更是咄咄逼人。

“这个时候我宁愿欠沈居安的,也不愿欠你的。”苏韵锦也站了起来,仰着头看着他说。

程铮随手抓过沙发上的一个资料袋,另一只手捏住苏韵锦的手,“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们之间的关系,那就跟我来。”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门外走。

苏韵锦被他牵着上了车,依稀察觉到他往章粤和沈居安的住所开去,无论她说什么,他一概不予理会。

很快到了沈居安所在的半山别墅区,程铮给他打了电话,然后将车开进停车场等候。十来分钟后,沈居安一个人衣着整齐地出现在停车场,看着苏韵锦和程铮,他似乎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

刚走近,还没等他开口,程铮已经下车将手里的资料袋打开,抽出里面数叠钞票就往沈居安身上用力摔去。沈居安闪避不及,身上被其中几叠砸个正着,更有一叠在半空中散了出来,粉红色的百元钞票顺着他满头满脸地飘洒下来。

“程铮!”苏韵锦厉声喝止,可哪里来得及。

沈居安乍然遭遇这样的变故,神色却没怎么改变,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凭纸钞从他身上撒下,表情漠然。

程铮还不放过他,竟像是积怨已久般地说道:“钱如数还给你,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我表姐愿意嫁给你,我没话可说,但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沈居安缓缓捻起落在肩上的一张钞票,淡淡地说:“我想你是误会了。”

“误会?”程铮冷笑,“别以为人人都像章粤一样傻,你图的是什么我们心照不宣,这钱是你的吗?犯不着拿着章家的钱来充情圣吧?”

“住嘴!”同样一句话却异口同声地出自两个女人的嘴里。章粤头发凌乱地匆匆赶来,身上的外套里是来不及换下的家居服。苏韵锦上前又急又恼地扯住程铮。

沈居安浑如没事一般弯下腰去,一张一张地拾起四处散落的钞票,整齐地放回程铮先前带来的资料袋里,他不看程铮,却只对着苏韵锦轻声说:“你确定不需要这些钱了吗?”

苏韵锦羞愧得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除了说对不起,已经想不出别的语言。章粤走到程铮身边,劈头盖脸地骂道:“你还是小孩子吗?做事有没有经过大脑?”

程铮不甘示弱地回嘴:“做事不经大脑的人只怕是你,明知是坑你还往里面跳。”

章粤气得一张精致的面容变了颜色,指着程铮的鼻子骂道:“我的事不用你管,你马上给我滚!”

程铮拍开她的手,“谁稀罕管你的闲事,你管好你老公。”

“程铮,跟我走。”苏韵锦强拽着程铮往车里去,却拽不动他分毫,气到极点干脆撒手,“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你不走,我走。”说完掉头就往停车场出口处走。

程铮这才转身去追,末了还撂下一句话,“章粤,你就傻吧,以后有你的苦头吃呢。”章粤咬牙看着程铮和苏韵锦离去,狠狠说道,“死程铮,以后谁再理你谁就是王八蛋!”

沈居安笑了笑,拉过她的手,“走吧,别恼了,跟他计较什么,回家吧。”

这边程铮开车和苏韵锦回家,两人一路无话。直到回到家中,程铮的火气才慢慢散了,便讪讪地跟苏韵锦搭话,苏韵锦却闷声不吭地洗澡睡觉,正眼都没有看过他。

程铮趴在她身边,轻轻推了推她露在薄被外的肩,“哎,说句话吧,还生气呀?”苏韵锦无声地把身体挪开了一点,程铮再靠近,不服气地说:“明明开始是我有理,怎么现在变成你生气了?刚才我又没骂你。”

苏韵锦觉得自己疲惫得说不出话来,被他吵得无奈,这才翻身起来,冷冷道:“的确是你有理,都是我的错,我之所以不愿意叔叔在你们家谋事,怕的就是这一天。可你想过没有,站在我的立场,继父挪用了男朋友家的公款,我还有脸问他借钱补漏吗?就算你想不通这点,有气朝我撒,你跑到沈居安那里闹什么?”

程铮慌了,隔着薄被一把抱住她,“我不管那么多,只想要你在我身边。对,我讨厌沈居安,今天是刻意让他难堪的。可是韵锦,你能不能把我放在心上?我希望不管好的坏的,你第一时间想到的人是我。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你说过要送我一个礼物的,那好,我先告诉你,我就要一个承诺,别离开我。你戴上耳环那天也答应过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离开我。”

苏韵锦闭上眼叹息。

苏韵锦记起,自己曾经言之凿凿地对沈居安说:“我们不一样。”

沈居安终究还是比她聪明,当时他只是不置可否地看着她笑。现在想来,自己也觉得可笑,她并没能清高到哪里去,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她还是依附着程铮。她不能像年少时那么决绝地守护自己的尊严,因为做不到洒脱地离开,所以她选择了什么都不去想,继续留在他身边。唯有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这样她才会觉得好过。

日复一日,苏韵锦更加细心周到地照顾着程铮的日常生活,宠着他所有的脾气,程铮也更依恋着她。有时她会自我安慰,这难道不是幸福吗?

工作近两年后,苏韵锦在客户服务中心的表现颇得领导赞许,当初招聘时慧眼择中她的销售副总徐致衡让人事部门找她谈话,问她是否愿意转到市场部,真正参与企业的销售策划。苏韵锦很是心动,市场部的发展前景要远远大于客服中心,收入也有显著提升,虽然压力也会随之增大,但是想到妈妈身体不佳,继父年纪也大了,一年不如一年,带来的那个妹妹年纪又小,日后这些都是自己需要负担的责任,很有必要对职业生涯重新规划,于是略加思索便答应了下来。

收入总是和付出的劳动成正比,调到市场部之后,苏韵锦的工作量骤然增大,开会讨论,做计划,写方案,跑调研,回访客户……什么都要从头学起,加班成了常事,于公于私,偶尔也有了应酬。

程铮的事业此时也是光明一片,他年轻、聪明,专业技术扎实,又肯下苦功,很快就成为设计部的骨干,职务的提升必然伴随着加倍的忙碌,加班不提,大大小小的图纸会审、专项培训让他出差的机会也增多了。他的玩心也在这时渐渐地收敛了,应酬和消遣慢慢减少,除了保留每周至少踢一场球的习惯,平时做完工作就说要回家陪女朋友,如非必要,也不太愿意出差,那些福利性质的开会和培训也能免则免。同事们都有些好奇,他这样年轻,看似桀骜,又处处得意,竟然如此恋家,更好奇他那位闻声不见面的女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把程铮这样一个人收得服服帖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