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威震四方 > 第三十六章 黎小山和上官锦
 
悠哉骑着马,走在路上的林安与胖子,丝毫不怕后边还会有人上来找麻烦。

  胖子还是回过头看向刚刚的府衙那边,有些郁闷的道:“安哥,这一出来就遇到这种事,还真够倒霉的,我觉得那几个小山贼,是不是嘴巴开过光了?说起上官家,我们路过都能遇到。”

  林安也是觉得有点郁闷,说道:“还好是我们,若是一般的路过之人,这个亏吃定了。在这算是太平之时,都这么难混了,要是齐军没退走,战乱四起的话,还不知道变成怎样了。”

  胖子点点头,不过也是宽心的安慰道:“不过想来这样的地方也没多少吧,就恰巧被我们遇上而已。”

  林安摇摇头,就算他没见过,不过这官场上官官相护,受难的还是平民百姓,只要你被有心人盯上,他总有办法把你给办了,所以做人还是低调些好。已经出了上方镇边界的两人,已经算是来到徐州地段了。

  两人骑马走在林子里的小路上,林安对胖子说道:“胖子,我们已经出了徐州了,往后有事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除非我们惹事后就躲躲藏藏的,所以我们尽可能低调些吧,能不惹就不惹,安安心心到金陵。”

  胖子有点憋屈,这可不像他的作风,觉得大不了跑回青月城,只要不是杀人,谁还能怎么样?胖子有些气馁的道:“行吧,为了大局考虑,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边说还边握拳给自己鼓励。

  “你看,那边有人在欺负良家女子,胖子,上,揍他们。”说完,林安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胖子:“?”你礼貌吗?我才刚刚努力说服自己,你这是打我脸!!

  “安哥,等等我!”

  金陵,收到齐国来的消息说要派使者商议两国议和之事,金銮殿上有些热闹了起来。

  宰相优先出来道:“殿下,看来齐国和我们大魏不谋而合啊,毕竟两虎相伤,猴子得利,现在三国同盟虎视眈眈,我们确实不宜大动干戈,就顺了这个齐国的意思,主动权还在我们手中。”

  “臣附议”户部尚书言楚出列附议,看着望过来的宰相黎瑞昌,还眨了一个眼,好像在说,我够意思吧?

  “嗯,这次齐国派了几位内阁大学士,还有他们小公主随同,众大人觉得谁接待比较好呢?”

  “殿下”黎瑞昌说道:“因为齐国随同的有在大齐很是受宠的小公主,证明齐国这次来议和还是很有诚心的,我们大魏目前没有其他皇子,派别的大臣的话,怕是会落人口舌。”

  “臣附议”言楚又站了出来,笑眯眯的看着宰相。觉得自己特够意思,你看,别人都没挺你,就我。

  “殿下,虽说齐国小公主随同,不过一般商议之事还是其大学士商讨,小公主也就过来游玩撑场面的,殿下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合适,不如就让天仪郡主代为接待,再辅助几位大臣,殿下觉得如何?”

  “臣...”

  “你闭嘴”看着又要站出来的户部尚书,李祺怒骂道,这都什么人,狗腿子都不是这样的。

  言楚尴尬的拜拜,不好意思的缩回已经站出来的左脚。

  “此事其他大人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众人交头接耳时上官齐站了出来,抱拳道:“殿下,可以由郡主接待,再让几位青年才俊陪同,年轻人有共同的话题。至于协商之人,或可由礼部尚书和几位内阁学士一起。”

  “殿下”礼部尚书出来了,有些急忙的道:“臣最近因为殿下继承大统之事,怕是没有时间。”

  上官齐早就知道高圭会拒绝,再次说道:“那可由几位内阁大学士和礼部侍郎孔祥一起。”这礼部侍郎孔祥与他有些渊源,到时候可以让他的孙子上官锦能有个陪同的名额,近距离接触两个帝国最受宠的公主郡主,或许还有点机会。

  李祺想了想,觉得可行,在众人商量后,这次的事就这么定了。

  宫外,刚要上马车的黎瑞昌,就被言楚拉到一旁,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黎宰相,那个,孟城主的事如何了?”

  黎瑞昌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丝毫尚书样的言楚,再想想刚刚他在殿前的表现,笑笑排着言楚的肩膀道:“没事了,之前其实也没有想调遣孟文的事情,他这次表现也不错,既然殿下那边都没决定处罚,刘尚书那边就好说了。”

  言楚有些感激的道了声谢。刘尚书掌管文职百官的调遣权利,在这方面殿下都要尊重他的意见,这次若是刘尚书在殿下面前说些什么,这孟文的调遣应该还是会下来的,应该还是宰相大人和刘尚书说了些好话。

  看来今天在殿前,这马屁拍的值得了。言楚美滋滋的想着。

  上官家,现在身为一品军侯的上官齐,在魏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虽说之前与前太子交好,但是他没有过错,新任太子现在还是会给他点面子。

  不过他也有些岌岌可危,毕竟他手中握有金陵内城巡防营的兵马,比别的几位将军手中的还要重要。若是殿下登机,怕这个权利会很快收回,到时候他就是个手中没有丝毫权利的空盒了。在这个爵位很难继承的年代,若是无错还好,家中也有长子在泸州军营任职,若是表现出色,将来陛下开恩,还能继承他的侯爷位。

  若是稍许差错,等他离世后,怕是这侯爷府都保不住了,所以他要为后人谋点出路,长孙上官锦和郡主比郡主稍长两岁,才学和武功都不错,若是这次表现的好,能进入郡主的眼,成了一门亲事,按照皇上皇后对公主的喜爱,将来上官锦铁定能继承侯爷之位,这样起码几辈都无忧了。

  “锦儿”上官齐看着旁边风度翩翩的上官锦,觉得这次的事,只要表现的够出色,往后铁定能进入郡主的眼里。等郡主选婿时候,他们家身份地位,在这朝中也是极其出彩的,有很大的机会能成,所以越看上官锦越是喜欢。

  “孙儿在”上官齐不知道为何,这爷爷刚刚下朝回来就喊他过来,过来就对着他上下打量着,搞不懂。

  “近些年你可见过李诺小郡主?”上官齐有点好奇的问道,以前偶尔太子还会给郡主办生日宴,他也带上官锦参加过几次,但是后来因为当今太子时常不在金陵,太子府上对这个事就没再大办特办,大都是相邀一些比较熟悉的官员上门庆祝,而他那会却不怎么看得上这当时的二皇子的。

  他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还是太子那边的人,以前也只是跟着太子,客套的过去罢了。

  上官锦摇摇头,疑惑的问道:“近些年不曾见过,郡主也很少出来,听说大都和闺中密友办个茶会,和我们都没有联系。”

  上官齐点点头道:“嗯,不过这次齐国要派使者过来,因为有齐国的小公主殿下,朝上决定这次也由天仪郡主出面陪同,我与礼部侍郎那边商量好了,陪同的名单里有你一个,你可要好好表现。”

  上官锦疑惑,道:“为何?”

  上官齐笑到:“这两位小公主,都没有婚配,若是这次你表现的出色,或许有机会,你难道不喜欢?”

  上官锦醒悟,笑笑的道:“天仪郡主以前见过,是个极其漂亮的美人,听说齐国小公主,也是难得一见的女子,若是能娶到其中一位,那倒是不错。”以前他虽说家室在这,但是他却没有想过公主郡主这些。前两年以有上门提亲的王公贵族,但是都被爷爷拒绝了,他就明白,他的婚事,不容他选择。

  上官齐大笑道:“在这金陵城,哪有那么多青年才俊比的上我孙儿,爷爷看好你”

  上官锦忽然想到一个人,略有不爽的问道:“那个黎小山可在其中?”

  “黎宰相家那小子?”上官齐问道。

  “是他。”上官锦不爽的回道:“这人和我一直不对付,怕他从中搞破坏。”

  上官齐沉思,说:“应该会在,黎宰相一直和太子交好,这次陪同应该少不了他。”

  上官锦紧握了手中的扇子,又释然的松开道:“爷爷放心,我不会给您丢人的。”

  “好”上官齐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孙儿。”

  黎府。

  “好讨厌啊,有李诺妹妹不就好了,干嘛还要我一起啊?”黎宰相旁,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不满的道:“我都和小盒子他们约好了,过几日去山中打猎几天的,这不是放人家鸽子嘛。”

  黎瑞昌脑疼的盯着这么唯一的一个孙子黎小山。因为他就一个儿子,现在在徐州任职,小山从小就跟着他,因为夫人从小到大一直惯着,这孩子就没个正经样。虽说不惹大祸,但是小事不断。

  “看看你一天天都都在干些什么,别人家和你一般大的,都已经是一方将军或者朝中为官了,你还在和别人玩来玩去的。”黎瑞昌不满的道。

  “爷爷,你要这样说,我就得和你说道说道了”黎小山一脸不服的坐在黎瑞昌旁边道:“几年前,金陵有个北城,一男子杀害他媳妇,是我带人到郊外抓到的吧?”

  黎瑞昌点点头,那会确实因为这人杀了自家媳妇,在郊外躲了几天,恰巧被黎小山几人发现有个人鬼鬼祟祟,就抓了回来,拿了功劳。

  “还有,不说久吧,就前两个月,金陵城西湖中闹鬼事件,吓的众商户都不敢夜间开门,衙门都没办法,是我连夜蹲守几天,才抓到的人吧?”

  黎瑞昌再次点点头,那会城西有一湖,湖边有条商业街道,有人经常在那看到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从湖中爬出,又消失不见,吓的那里的商业街不说晚上,连白天都很少有人过去。官府查了几天后,找不出原因,百姓更加确定那确实是女鬼了。但是某天,黎小山带着人,把两个装鬼的人给抓到了,这件事才有一告落。

  “还有还有”

  “行了行了,说不过你”身为当朝宰相的黎瑞昌头疼的揉了揉额头,这家伙胡扯的本事,谁都说不过他。

  “嘿嘿,那你可不能再说我无所事事了”说着,黎小山走到黎瑞昌身后,给他揉了揉有些垮塌的肩膀,略带关心的道:“爷爷你还是注意休息休息吧,这几日夜间回来,看你书房都还亮着灯呢。”

  黎瑞昌哼道:“你还知道爷爷辛苦,那你怎么就不听爷爷的话。”

  黎小山朵拉着脑袋,无力的道:“爷爷,这种陪人玩的事真的无趣,主要放不开手脚,约束这约束那的,李诺妹妹在不就好了吗?一定还有别人家的那些公子少爷陪着,少我一个不少嘛您说是不?”

  “哎,不去就不去吧,看来这次风头得被侯府的人抢去了。”黎瑞昌无奈的道。

  “哪个侯府?”

  “还有哪个?”黎瑞昌没好气的道:“上官那家呗。”

  “可是那上官锦?”黎小山觉得,你要说这个我可就来劲了啊?

  “应该是他,他家就两小子,那二小子也就个纨绔子弟,就那上官锦还有点才学,我也时常听到他的名字。”

  “才学?那是他没遇到我,当年在内城观星楼,他可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见到我都得叫声小山哥,这次的事,我陪李诺妹妹去了。”

  黎小山从小就和上官锦不对付,不说远的,就前几年,因为吏部尚书刘禹哲家的小孙女刘语恬的生辰,两人恰巧在一字画店遇见,不知道因为作对,还是眼光相同,两人同时看上了一副山水画。店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可那上官锦直接出了个比原来价位高出两倍的价格,黎小山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上官齐那得意的嘴脸带走那幅画。

  黎宰相可是出了名的穷,虽说同伴也曾拿出财务支援黎小山,可是他还是控制住了,这种要还的,或许不单单是银子,还是往后的人情呢,特别对于他爷爷这么敏感位置的人,黎小山还是能把持的住自己。

  不过好在前几天在观星楼,那恰好中秋佳节,店家挂了好几副谜语,谁能先猜出来先登上观星楼顶,黎小山这次却稳稳压了上官锦一头,出了口大气。

  黎小山毕竟是宰相的孙子,才学自然不弱,只是他的个性,把他若有的东西都掩盖住了而已。

  就比如,当年湖边闹鬼这事,你能想象一个才情很好,还是宰相府的孙子,亲自和同伴赤脚短裤的蹲在湖边草丛里,在抓住作怪之人后还就这么的在人前亮相?

  怕是最后谁都只记得,就是那个蓬头垢面,赤脚短裤的男子抓到的凶手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