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榭蓝白皇 > 第两百三十章:我们成亲吧
 
  炽竹深情地凝视着面前已经熟睡的夏莺,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从认识夏莺开始,这一路下来,其实在他内心深处,对于夏莺早已产生了这异样的感情,只不过一直以来都被他对于涟依的思念给压制着。
再加上夏莺的高贵的公主身份,也让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
直到此刻,特别是两人的神识相见之后,似乎更带动了他们二人内心深处对对方的感情,让他们更能够吐露心扉,互诉衷肠。
刚刚晋升赤皇的夏莺显然很是疲惫,但这一次,她却又很开心。
如果不算之前对于飞翼的那种依赖之感的话,这一次,算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喜欢一个人。毕竟她这几十年来,一直都在王宫之中,很少外出,阅历少,心性也一直保持着少女间的俏皮可爱。
在这个多月的经历之后,炽竹也几乎忽略了年龄这个问题,毕竟对于神术师来说,十岁和一百岁并没有什么区别。身体外貌并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老,只有心性会在各种阅历中变得成熟稳重起来。
“炽竹哥哥……”
炽竹看着她,刚想回应,发现她并没有醒来,应该是在说梦话。
他握着她的手,似片刻也不愿松开。
“我们,回到王宫之后,就成亲吧。”
炽竹:……
“我要让父王——不,要让圣皇伯父封你为夏莺的驸马。”
炽竹笑着轻声回道:“遵命,夏莺公主!”
然后,他就发现夏莺的眼睛,竟然有眼泪溢出,在她脸颊划过一道泪痕,她的嘴角依旧带着甜美的笑容。
炽竹伸手,轻轻替她擦去眼泪,然后俯身,轻轻吻了下去。
* * *
柳芊站在破败的小镇上,此刻已经有大批的官兵过来,黑夜里火把窜动,仿佛一条长龙。
有神术师赶过来,利用神术制造光亮,勉强照亮小镇的一些角落。
这些人都是南夏城派过来的,了解了大致的情况后,再通过特殊的方式,传递给了南夏城。同时,南夏城也发出了对于南夏境内所有刀魔宗弟子的追捕令以及追杀令。无论官兵还是自由的神术师,只要遇到刀魔宗弟子,都可以直接抓捕,如遇反抗,可直接绞杀。
一时间,刀魔宗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神术师之间的厮杀,就比如罗刹门屠杀虎门那种情况,朝廷或许还会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但屠杀平民,朝廷就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而且,从夏莺对奭王的汇报来看,刀魔宗这一次行动,并非下面的弟子偶然的行为,而是刀魔宗的高层早就开始了计划的行动,其目的是为什么,只有抓住刀魔宗最重要的那几位,或许才能知晓答案。
刀魔宗,是一个新兴的门派,创建至今,也不过寥寥四百多年,但仅仅是四百余年的发展,其门派规模以及门下弟子数量,却远远超出许多老牌的宗门。
与罗刹门一样,刀魔宗也是令神界许多神术师头疼的一个门派。
刀魔宗门内拥有许多劫皇级神术师,而且修行的手法也很特别,又是阴邪一派,许多得罪过刀魔宗门人的神术师,下场都特别惨。再加上神界之中的斗法,朝廷一般是不插手的,也因此,哪怕刀魔宗做得过分,朝廷也只是口头上给过几次谴责。
不过不同于往的是,这次刀魔宗针对普通人的行动,却是真正触及到了朝廷的底线。
柳芊此刻并不关心这些,她避开官兵,沿着来时的路,开始往回走。
在她脑子里,依旧还浮现着炽竹与夏莺手牵着手的画面,特别是他们在空间袋里时亲昵的动作,完全没有顾忌她的存在。
她并没有怨恨炽竹,也没有嫉妒夏莺,只是心里感觉很失落,很难过。
在她看来,只要自己获取了强大的力量,那么日后再站在炽竹面前时,他一定能够正眼看自己的。哪怕他依旧喜欢的是夏莺,喜欢的是他内心深处思念着的那个叫涟依的女孩,但他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完全地忽视自己的存在。
因为下午时分暴雨的缘故,此刻天空中的阴云并未彻底消散,这黑夜里也就看不见月亮,眼前的一切都黑得令人害怕。柳芊小心翼翼地凭着记忆,沿着原路返回,她不敢动用神力,生怕会被身后小镇上的神术师们察觉,到时免不了许多麻烦。
再说,她本就才晋升蓝皇,现在还处于虚弱阶段,就算是用神力,也坚持不了多久。
待会还得过那条本就湍急的长河,进入商国国境之后,还得时刻保持警惕,免得被商国的人抓了去。所以神力还得留着,在需要的时候再发挥效用。
这也算得上是柳芊第一次独自一个人行走在这漆黑的夜里,冷风吹拂,让她本就显得单薄的身子不由得打了几个冷颤。再加上心里的失落与悲伤,更让她显得无比的孤寂,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将她抛弃一样。
她没有展开身形,而是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施展身形同样消耗神力,她现在是极力在克制着自己的神力,连感应都没有施展。
一路上还摔了几跤,走到后面,已经止不住眼泪往外掉落,一边哭泣一边赶路。
她也在心里呼唤过之前那道所谓的自己内心的声音,不过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期间她多次想要放弃,干脆返回去继续会炽竹他们一起,但都被她立即把这想法给覆灭。就这么回去,他依旧不会正眼看自己,面对自己的讨好,他也只会一味的回避。之前还好,现在他既然已经确定和夏莺一起之后,就更不会搭理自己了。
这么一想,柳芊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获取那份强大的力量,让自己变得更强,让自己在面对敌人时,不会只知道站在炽竹哥哥的身后恐惧。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几乎快到午夜的时候,柳芊总算隐隐听到了“轰轰轰”的瀑布之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