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汪洋书屋 > 活埋大清朝 > 第449章 来奇袭了!(求月票,求订阅)
 
  一月十三日,朱仙镇。

  在环绕朱仙镇而设的清军车垒防线附近,大清和吴周双方的攻杀,正如火如荼的展开。

  昨天晚上,吴周军借着夜色掩护和火炮的支援,也照葫芦画瓢,用盾车、大车,还有塞进了泥土、碎砖、木块、棉布还有其它一些东西的麻袋和草袋,拼出了一个可以遮挡枪弹、炮弹的环形防线。

  两条环形防线之间的距离很近,只有七八十步,趴在两条环形防线后面,架起火枪都能勉强够着对方了。

  这种打法,看着都有点像一战的堑壕战了!

  不过战术战法的变化和武器装备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糖药”的燃速大约是黑火药的八倍,爆炸产生的杀伤力远远不是后者可比的。而且糖药还很容易用来制作烟雾弹——只要改变硝糖比例即可。所以当糖药武器称霸战场时,阵而后战的战术自然会被依托土木工事的打法所替代。

  吴周和大清两家现在都没有足够的白糖可以挥霍,当然会更重视“战场防糖”措施了。

  而迅速的在前线修筑简易的土木工事,显然是最有效的“防糖”手段。所以无论是吴周的军队还是大清的八旗新军,现在全都是“土木系”了。

  所以在朱仙镇之战中,清军用车垒加壕沟加土墙的办法困住吴周军,而吴周军则用上了差不多的手段。

  于是在朱仙镇战场上,就出了“土壕”对“土壕”和“开花弹”对“开花弹”的场面。

  当然了,两边的开花弹都不是“很甜”,都是黑火药弹和糖药弹混用的。不过吴周这边的“糖”放得多一点——毕竟吴周“家里有糖”。

  而清军的糖虽然放得少,但是他们的黑火药威力较大——那可是在康熙学霸的亲自督促下造出的颗粒状黑火药,威力比普通黑火药强了不少。

  两者这么一抵消,双方拥有的火力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吴周这边却是占着主动,又有内线作战的便利,方便集中火炮。所以在吴周军主攻的北线,他们的火力是有压倒性优势的。

  上百门用来发射超口径弹的小口径臼炮,被摆在了吴周军用盾车、大车、麻袋、草袋堆出来的防线后面。每门小口径臼炮旁边,都有几名炮手在忙忙碌碌地操作。将铁锤装的铸铁炮弹好像雨点一般的抛射向清军的车垒。每一枚铸铁炮弹在清军的车垒中炸开,在吴周军的阵地上就能激起一阵欢呼。每个吴周军官兵的士气都高涨到了极点。

  不过清军那边也不是只挨炸不反击。

  他们没有配备小口径臼炮,因为康熙皇帝嫌弃它们的射程太短,所以没有装备,而是给手下配备了威武将军炮作为发射开花弹的利器!

  这种火炮的射程虽然挺远,但是不能发射超口径弹,而且重量比较大,挪动起来不很方便,射速也不够快,而且装备数量也比较少。

  所以在炮战中处于明显的下风!

  但是在长管火炮方面,清军却有明显的优势。他们装备了大量的子母炮,也就是佛朗机炮,可以轻松击穿吴周军的盾车。

  另外,清军还拥有一些大将军炮和大量的将军炮。这些火炮射程较远,所以被布置在土木工事防线后方比较远的地方,并且不断对着朱仙镇开火。

  实心弹被不断轰进朱仙镇,落在朱仙镇内的百姓们头上,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百姓们的惊呼、惨叫、哭喊,不断的从朱仙镇内传出。

  一队队的吴周军掷弹兵,就在他们的土木工事后面待命,看着己方弹如雨下,战场上烟雾弥漫的场景。他们就一队一队的翻出工事,爬向清军的车垒。

  在烟雾和炮击的掩护下,这些爬行的掷弹兵会悄无声息地爬到距离清军车阵只有十来步的距离上,然后才投出点了火的手榴锤!

  清军这边当然也不甘示弱,同样派出了死士带着炸雷爬过去炸吴周军!

  两边你来我往,炸得不亦乐乎。

  双方的火枪手也上了一线,依托着各自的工事,用手里的鸟枪和斑鸠脚枪不断朝着对方的阵地开火。

  枪声噼里啪啦的,密集到了极点。

谷</span>  不过密集的枪炮声总有暂停的时候——双方的枪炮在发射了一段时间之后,都需要冷却一下。

  这个时候,就轮到两边的甲士们上阵拼杀了!

  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中,吴周的甲士们顶着清军的箭镞,借着手榴锤和己方弓箭手的掩护,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冲锋。

  而清军这边指挥全局的岳乐,则亲自到了北线督战,不断将手头用作预备队的骑兵,一队队的投入战场,支援正在苦战的步军。

  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地厮杀,就看谁先顶不住了!

  ......

  北京,大雪。

  就在朱仙镇大战正酣的时候,有一支军马在十三日上午的时候,冒雪进入了朝阳门的瓮城。

  这是一支由数百名不讨人喜欢的蒙古骑兵组成的军队——他们是察哈尔亲王布尔尼的护军,是跟随他们的王爷从沙河以北的营地进城来的。

  而他们之所以不讨人喜欢,则是因为这些日子驻扎在沙河北岸的蒙古人一点规矩不讲,到处滋扰百姓,抢劫财物。而且他们抢掠起来也不看对象,不仅抢汉人的村子,也抢八旗各都统衙门管辖的旗庄,甚至还抢京城贵胄们的庄子。

  搞得这些日子在北京城主政的恭亲王常宁头都大了!

  可他又拿这些蒙古人没什么办法......察哈尔的骑兵可是他哥哥康熙请来的!

  而且察哈尔左右两翼八旗和察哈尔札萨克旗的骑兵都没粮饷可拿......都是“自干清”,常宁还能指望布尔尼和罗卜藏怎么约束?

  现在只盼着他们俩能早一点把这几万察哈尔骑兵带着南下,离北京城远一点,去祸害别处吧!

  心里面虽然巴不得布尔尼赶紧滚,但是面子还是要给的。人家好歹也是常宁的亲表哥......这布尔尼的亲外婆还是哲哲皇后呢!

  所以常宁听说布尔尼抵达了朝阳门外,连忙出了王府,还让自己的副手天津总兵王玉玺带兵三千去朝阳门布防。

  北京的城的朝阳门是一座拥有瓮城的城门,也就是自带一个小型的堡垒,非常坚固。

  如果被布尔尼袭取了,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当布尔尼抵达的时候,朝阳门内外,早就已经戒备森严了,连瓮城的城门楼上,都布置了扛着火枪的天津绿营兵!

  就布尔尼手底下的几百人如果想要发难,当场就得被打成“布尔筛”。

  在布置好了“伏兵”之后,常宁又领着一队黄马褂和王府侍卫,小心翼翼地去朝阳门迎接来访的布尔尼。

  而就在常年和布尔尼这队表兄弟在戒备森严的朝阳门瓮城内谈笑风生的时候。在熙攘来往的东直门外,数以千计仿佛是逃难的百姓,正扛着大包小包,牵着妇女孩童,朝敞开的东直门而来。这些一边走还一边议论纷纷,都是在说自己的庄子被蒙古人掠了,损失惨重。还说要进城去找某位王爷某位中堂告状!

  他们都操着最为标准的北京口音,似乎真的是京郊某处的农人。

  而此时北京近郊的田庄,不是旗地就是某位贵胄的产业......这些农民显然都是八旗贵胄的佃户,他们被抢了,不就等于北京城内的八旗贵胄被抢了?

  进城告状可是天经地义啊!

  这些日子,进城告状的京郊佃户可不在少数,所以守着东直门的巡捕三营的绿营兵和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城门把总也不敢撵人,而且还一脸同情的迎上去询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